第1章 骨肉分離

方,好像是一棟高檔別墅。別墅門口鎮守著七八個保鏢,守衛十分森嚴。頭上纏繞著厚厚的紗布,腦袋上的傷口顯然已經經過仔細的理。隻是,這個地方是哪兒?弟弟又在哪兒?昨晚的男人又是誰?他說他什麽?溫時雨想到這裏,頭疼劇烈,完全回憶不起昨晚的細節,那個男人的名字也本沒有記住。就這麽莫名其妙的被牢牢看管在這裏,彷彿與世隔絕。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但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點,都會有保鏢給送來食。食非常盛,可惜保鏢就像啞一...南楓公寓,602戶房。

溫時雨手中抓著一張房產判定書,隻覺得滔天怒火從腔蔓延而出。

右手劇烈地抖,衝著眼前的繼母和繼妹吼道:“於梅,溫書雅,你們還有良心嗎!這可是我和我媽住了十幾年的老宅,怎麽就了你們的?!”

這是媽媽留給和弟弟唯一的東西,可誰知,們連這棟房子都不放過!

溫時雨心裏幾乎要恨死們!

欺人太甚!

們絕對是故意的!

們就是想死!

於梅和溫書雅聞言,一臉氣定神閑,“廢什麽話!法院的判定就是如此,現在房子歸我和書雅所有,你識趣的話,就趕乖乖搬走,否則我就去申請法院強製驅逐你這種賴皮戶,到時候你弟弟也會到牽連,就得像狗一樣,被趕出醫院!”

“於梅……你不得好死!”

溫時雨憤怒到極點,直接將判定書用力撕碎。

於梅也不在意,笑得越發譏諷,“我會不會不得好死,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弟弟是殘廢、窩囊廢,你又是個不值錢的賠錢貨,連你媽都不要你們,我為什麽要善待你們!”

溫時雨被逆鱗,怒火更盛,忍無可忍,直接衝上去,狠狠煽了於梅一掌,“你不準說我弟弟!滾,給我滾出去,這裏不歡迎你們,滾——”

於梅猝不及防被打,五陡然扭曲起來,聲音跟老母一樣尖銳,“你個小賤人,居然敢打我?你找死!”

溫時雨剛想收手,突然覺後腦勺被重襲擊。

一劇痛襲來,覺天旋地轉,眼前發黑。

隨後,意識不控製,倒地不起。

溫書雅手裏拿著花瓶,得意的勾起角,冷哼,“敢對我媽手?我砸碎你的腦袋!”

“哼,既然這麽不識好歹,就不怪我們不仁不義了。聯係一下那家人,把人給他們送過去!”於梅一副得意的麵孔代道。

“好!”

……

溫時雨意識混沌迷糊。

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可約又覺到,黑暗中有隻溫熱的手掌,在,給無盡的溫暖。

逐漸燙了起來,想睜眼看看,眼皮卻彷彿有千斤重。

一炙熱的氣息將包圍、覆蓋,充滿了溫。

貪地靠過去,耳邊似乎傳來一道充滿抑的悶哼,以及一道低沉暗啞的聲音,“別。”

溫時雨沒理會,越發想要那溫暖。

男人一下克製不住,低吼一聲。

跟著,一劇痛侵襲,傳遍四肢百骸。

溫時雨痛苦地嚶嚀出聲。

這時,耳邊又傳來那道安,“很快就過去了,乖!我會很溫!我會對你負責的。”

溫時雨想回話,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心裏逐漸被恐懼占據。

的弟弟呢?溫書雅跟於梅呢?

心裏充滿掙紮和絕……

這個男人是誰?為什麽在他的床上……

一個激烈的撞擊,打斷了的思緒,痛的喊出了聲,“啊……你是誰?”

男人的作沒有因為這個喊聲停下來,而是更快速的發泄。

最後他著溫時與的耳朵說了一句,“我封沉曄,記住我的名字!”

“誰?”溫時雨頓時腦袋一頓空白,昏死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不知過去多久。

溫時雨穿著純棉材質的家居服,從二樓窗外去,才發現自己的地方,好像是一棟高檔別墅。

別墅門口鎮守著七八個保鏢,守衛十分森嚴。

頭上纏繞著厚厚的紗布,腦袋上的傷口顯然已經經過仔細的理。

隻是,這個地方是哪兒?

弟弟又在哪兒?昨晚的男人又是誰?

他說他什麽?

溫時雨想到這裏,頭疼劇烈,完全回憶不起昨晚的細節,那個男人的名字也本沒有記住。

就這麽莫名其妙的被牢牢看管在這裏,彷彿與世隔絕。

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但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點,都會有保鏢給送來食。

食非常盛,可惜保鏢就像啞一樣,除了送飯以外,絕不多說一個字。

漫長的兩個月過去,溫時雨每天掰著手指頭算日子,幾乎快崩潰。

這天清早,起床就一陣幹嘔,有醫生過來為檢查。

後來,保鏢遞給一張紙條,上麵寫了一行字,簡言意駭:你懷孕了,生下孩子,你弟弟的,將得到最好的治療。

懷孕了?

溫時雨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

他們給看了一段弟弟在醫院治療的視訊,還有弟弟在上麵說的話。

“姐姐,我很好,不用擔心我,哥哥他很照顧我!”

哥哥是誰?是那個睡的男人?

但是一想到弟弟可以得救,就漸漸的開始接這件事。

隻要能救弟弟,哪怕是給陌生人生個孩子。要的命,都能給。

弟弟右殘疾,心髒衰竭,隻能坐椅維持行。

他需要得到最好的治療!

溫時雨彷彿抓到一救命稻草,之後,開始在這裏度過了漫長的孕期。

整整十個月,肚子一天一天變大,溫時雨每天都會和孩子流。

將孩子當做唯一的神支柱!

臨產這天,恰好是個大雨滂沱的夜晚。

溫時雨被保鏢匆匆送去醫院。

可去的途中,卻和另外一輛車發生劇烈撞。

劇痛襲來,有猩紅的,從腦袋流下。

溫時雨不管不顧,隻是護住肚中的孩子,裏不斷唸叨著,“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他……”

兩個小時後,醫院急救室。

在醫護人員的努力下,孩子平安出生。

然而,溫時雨因為流過多,一度出現病危狀況。

也就是這時,醫院門口,停了輛頂級邁赫。

車後座,坐著一位頭發發白的老者。

他一臉威嚴,雙目銳利,神夾帶著淡淡的期盼,不住朝醫院去。

不多時,一名醫生闊步而來,上了後座。

老者迫不及待詢問,“資料都整理好了吧?”語氣含著不怒自威的味道。

醫生恭謹回答,“都整理好了,您放心!除了我之外,沒人知道這事兒。包括那兩位護士,也是臨時調來的,很快就會走,不會出問題的。”

“很好!告訴封沉曄,人難產死了!”

老者沉著臉看向抱著孩子的醫生,冷聲問道:“那……孩子是男娃還是娃?”

“是個男娃,恭喜老爺子了!”

醫生笑著回應。

老者聽後,眸一亮,暢快大笑,“好,很好!我終於有曾孫了!”不知道這是什麽地方,但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點,都會有保鏢給送來食。食非常盛,可惜保鏢就像啞一樣,除了送飯以外,絕不多說一個字。漫長的兩個月過去,溫時雨每天掰著手指頭算日子,幾乎快崩潰。這天清早,起床就一陣幹嘔,有醫生過來為檢查。後來,保鏢遞給一張紙條,上麵寫了一行字,簡言意駭:你懷孕了,生下孩子,你弟弟的,將得到最好的治療。懷孕了?溫時雨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他們給看了一段弟弟在醫院治療的視訊,還有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