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過來就要殉葬?

眼,“別是師父以為我死了,把我埋了吧?”這是在棺材裡!果然……“唉,可憐啊,這南華公主也是運氣背,居然上錯了花轎,嫁了秦王殿下,這不,殉葬了。”“可不是?本來嫁給陛下做貴妃,不用死還能榮華富貴。”“噓,今兒可是秦王殿下出殯呢,快別說了!”就知道,真的在棺材裡!楚明希聽得緒激,想蹦起來,卻被棺材蓋給彈了回來,正要大喊“我還沒死”,忽然……頭一陣巨疼,一不屬於的記憶湧了進來。是南池國的公主,封號南華,...北臨國,秦王府梧桐院。

今日原本是舉國同慶的日子,皇帝與秦王一同大婚,可偏偏,秦王忽然病故,喜事就了喪事。

在北臨國皇室中,一向有“夫死妻隨”的習俗,才嫁過來的秦王妃,也免不了殉葬。

此刻,一正紅嫁的南華公主,正被人五花大綁著,絕的臉蛋上掛著兩行淚痕,眸子裡滿是驚恐和絕。

“我是南池國的南華公主,不是東昭國的霓裳公主,你們綁錯人了!”

“我是要嫁給陛下,不是嫁給秦王,你們不能……”

可侍衛們視若無睹,居高臨下地看著的老婦人,更是眼睛像淬了毒地吩咐,“聖旨已下,趕把送走,抬過去合葬!”

嫁給陛下的,隻能是們東昭國的霓裳公主!

“是!”

“不,你們不能……啊!”

隨著老婦人一聲令下,原本還在掙紮的南華公主,瞬間沒了聲音,一鮮從口流下。

老婦人立刻跪地,悲聲痛哭,“王妃娘娘薨!”

楚明希被晃醒過來的時候,腦海裡最後的畫麵,停留在師姐割斷的登山繩、墜落懸崖。

一出生就被送去了福利院,是師父帶回了,收為唯一的親傳弟子,耐心地教醫,把當兒養。

也沒辜負師父厚,九歲就能單獨給人看病,十二歲更是單獨作了一臺大手,到了今年,二十二歲,大小手已做了無數臺了,從未失手過,被譽為“新一代神醫”。

可就在今天,師姐不知道從哪打聽到要采摘還魂草的訊息,在下懸崖采摘時,割斷了的繩子!

“嘶!”

楚明希強撐著想起來,可一,就扯到了口的傷口,疼得倒吸一口涼氣,“我這是……掉下懸崖後,被利紮穿了?”

不過,還有心跳和溫度,沒摔死就是萬幸的!

這樣想著,楚明希才睜開了眼,卻隻看到一片漆黑,抬手去,隻到……四四方方的木板?

“蝦米況?”

楚明希瞬間瞪大了眼,“別是師父以為我死了,把我埋了吧?”

這是在棺材裡!

果然……

“唉,可憐啊,這南華公主也是運氣背,居然上錯了花轎,嫁了秦王殿下,這不,殉葬了。”

“可不是?本來嫁給陛下做貴妃,不用死還能榮華富貴。”

“噓,今兒可是秦王殿下出殯呢,快別說了!”

就知道,真的在棺材裡!

楚明希聽得緒激,想蹦起來,卻被棺材蓋給彈了回來,正要大喊“我還沒死”,忽然……頭一陣巨疼,一不屬於的記憶湧了進來。

是南池國的公主,封號南華,來北臨國和親,本來是要嫁給皇帝做貴妃,卻在走到一個岔路口時,花轎被抬去了秦王府,了秦王妃。

偏偏,秦王早已病膏肓,在嫁進來的那刻,又正好病故。

於是,皇帝以“天氣炎熱,不忍秦王屍首腐壞”為由,下旨讓殉葬,連夜和秦王一起出殯!

“我去,你這是運氣有多衰啊!”楚明希角,忍不住為南華公主搖頭慨。

不過也是這南華公主太單純了,皇宮和秦王府又不順路,怎麼可能會是抬錯地方?

這擺明瞭,就是有貓膩啊!

“嘖嘖……”

可楚明希正慨著呢,忽然就懵了,睜大星眸,石化了一樣:腦海裡有南華公主的記憶、外麵的人都在說著南華公主殉葬……

這是……穿越了?!

好嘛,穿就穿嘛,可老天爺為啥讓穿越過來,還不給一條生路?

這可馬上就要被送去埋了啊!

“你大爺!”

楚明希忍無可忍,了句口,卻敵不過現實,隻能趕想辦法,該怎麼活下來。

可這時,耳邊傳來一聲極微弱的悶哼,不仔細聽本聽不到。

“這棺材裡還有人?”楚明希一愣,這才猛然想起來,原主是要和秦王合葬的。

所以,秦王也在這個棺材裡?

秦王還沒死!

楚明希眼睛瞬間就亮了,隻要秦王不死,就不用殉葬,自然也就能活下來了!

對,得趕救秦王!

想著,楚明希就側頭去看,卻發現……看了個寂寞:棺材裡一片漆黑。

“呃,草率了!”

楚明希角,下意識地從手腕上的空間裡拿手電筒,正反應過來穿越了、可能沒了空間時……手電筒卻被從空間裡拿了出來!

“嗯?”

楚明希愣了下,隨即一陣狂喜,空間是師父傳給的寶,裡麵不僅有各種的醫療儀和藥,還能自識別別人得的病,屬於“萬能”!

楚明希趕開啟手電筒,觀察起秦王的狀況來。

當照到秦王臉上時,楚明希眼裡出了一抹驚艷來:這男人長得也太好看了啊!

這是一個年歲大約二十出頭的男子,容如玉般無瑕,眉直而末尾翹起、略呈劍形,雙眸細長如墨,眼角略微上挑,鼻似彎鉤、薄如翼。

還有他那一錦華服、玉冠高束,即使不睜開眼,也足夠勾人心魄了。

“嘖嘖,妖孽啊!”

楚明希搖頭嘆,卻下意識地嚥了口口水,嗯,像這樣的妖孽,死了太可惜,還是活著禍害人更好!

“就是這病吧,有點棘手。”

楚明希皺眉,看這秦王時,眼前浮現出一行:“顱骨嵌有一塊斷裂的刀片,達深部腦組織,已發生早期膿腫。”

怪不得,這秦王會忽然“死亡”,顱膿腫啊!

要是不及時手,要麼癱瘓,要麼終生昏迷!

“先把他弄醒吧,出去再治。”楚明希嘆了口氣,拿出了急救來。

可就在要給秦王消毒時,一直昏睡著的秦王,猛地睜開了眸子,眸似泛著藍的寒冰,直直地盯著。

在還沒反應過來之際,秦王的手已扣上了的頸脈,一冰涼的氣息隨之而來。草率了!”楚明希角,下意識地從手腕上的空間裡拿手電筒,正反應過來穿越了、可能沒了空間時……手電筒卻被從空間裡拿了出來!“嗯?”楚明希愣了下,隨即一陣狂喜,空間是師父傳給的寶,裡麵不僅有各種的醫療儀和藥,還能自識別別人得的病,屬於“萬能”!楚明希趕開啟手電筒,觀察起秦王的狀況來。當照到秦王臉上時,楚明希眼裡出了一抹驚艷來:這男人長得也太好看了啊!這是一個年歲大約二十出頭的男子,容如玉般無瑕,眉直而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