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一觸即發(三)

去找誰嗎?”祥瑞連連點頭,這一次不僅嘶鳴揚蹄,還甩了甩鬃毛。微濃見狀大喜,心中又多了一絲振奮。她立即翻身上馬,拍了拍祥瑞的頭:“好馬兒,還是你懂我!”曉馨站在一旁,看著一人一馬的耳語,依依不捨地道:“這一路辛苦,您可要多保重!一切當心!”“我會的。”微濃從她手中接過包袱,綁在馬鞍上,又輕揮馬鞭,在空中放出兩聲鞭響。祥瑞應聲揚蹄,朝著薑國蒼山的方向賓士而去。那一抹纖細的身影漸行漸遠,如此單薄而堅強,...明塵遠沒多想,徑直過去研了墨,又將聶星痕扶到案邊。聶星痕開始提筆寫字,可剛寫了兩個字,他便覺得筆力不足、氣勢稍弱,便又換了張紙,重新寫就。

如此足足寫了三遍,聶星痕才略感滿意。但隻是寫下八個字而已,他已累得滿頭大汗,精神不濟。他親自動手將紙張晾幹,封存,然在信封上工工整整寫下“雲辰親啟”四個大字,交給明塵遠:“若你在楚地找到了雲辰,就把這封信給他。若是沒找到……就幫我燒了吧。”

“殿下……”明塵遠親眼看到他寫了什麽,情緒再也無法控製,竟是潸然淚下:“您這是……這是……”

聶星痕反倒顯得很平靜,笑言:“你哭什麽,我這是計謀而已,以退為進,也是兵家之道。”

明塵遠不知他說得是真是假,唯有假裝配合,擦掉淚意,笑著附和:“原來如此!殿下英明,今日微臣又學了一招。”

明塵遠刻意的言行,反倒使聶星痕無限傷感:“仲澤今夜陪我喝一杯吧,明日你點兵四萬啟程,順便讓聶星逸增派援軍。記住,去了楚地之後不要硬碰,先以安撫為主,消磨楚人烈性。”

“好,微臣這就去找酒。”明塵遠再也無法繼續麵對聶星痕了,他迫切需要逃離這令人窒息的營帳。從前他曾無數次帶兵,無數次奉命出征,聶星痕從未主動提出與他喝酒,隻因他們都曉得,喝酒送行隻是形式;他們也都有自信,還能活著回來見到彼此。

可今夜……

明塵遠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剛一掀起簾帳,眼淚便嘩嘩地流淌下來。從前驍勇善戰的聶星痕,算無遺策的聶星痕,如今就連給對手寫幾個字都握不穩筆杆,還要與他喝訣別酒……

明塵遠怕自己失態,連忙捂著嘴跑遠,想起那信上的八個字更是悲從中來,無法抑製。可轉念又想,聶星痕還在主帳裏等著自己,他便也沒敢發泄太久,匆匆收拾好情緒,先特意去問過軍醫聶星痕能否喝酒,這纔去抱了一壇好酒,酒性也不太烈。

明塵遠抱著酒壇子返回主帳,人剛走到門口,便看到一名士兵從裏頭出來,明塵遠認得他,是聶星痕身邊專司送信之人。明塵遠連忙掀開簾帳進去,便見聶星痕正在低頭看信,眉目緊蹙。

“誰的信?”明塵遠立即問道。

聶星痕抬目:“是祁湛,他接替原澈擔任寧軍主帥,開戰前想約我私下一敘。”

“私下一敘?”明塵遠隱隱覺得奇怪:“一個寧國王太孫,一個燕國攝政王,都是兩軍主帥,如今這個局勢,祁湛對您有什麽可說的?難道是勸降?”

聶星痕寥寥一笑,那笑雖虛弱,卻有一種別樣意味。

明塵遠沒看懂那笑容的含義,不禁揣測:“難道他想采取心理戰?”

“無論他打的什麽主意,我如今這樣子都不可能赴約,若被寧軍知道就完了。”聶星痕說著已將信放在燭火上燒了:“我和他,還是戰場上見吧。”

火舌漸卷,有許多情緒隨著這紙頁燒成灰燼,就像是一個懷揣秘密而又瀕臨死亡的人,最終選擇緘默著、悄然地死去。

“來,今晚我們一醉方休。”

*****

六日後,祁湛先行一步抵達閔州,同時也收到了聶星痕的回信——後者拒絕與他見麵詳談,但並未說明任何理由。祁湛覺得很奇怪,又派探子去燕軍大營打聽了幾次,都說攝政王近日深居簡出,幾乎不在軍營露麵。

難道聶星痕是在幽州府一戰受了傷,傷勢太過嚴重?還是他使了什麽障眼法?或者是什麽誘敵計策?祁湛不禁在心中揣測起來。

不過,既然聶星痕不願與他見麵,他也沒什麽法子了,總不能因此就不發兵、不收複幽州了。於是他也很快進入主帥角色,啃了十來日的兵書,準備以閔州為據點主動出擊。

“大軍還有幾日能抵達閔州?”祁湛詢問身邊人。

“稟太孫殿下,有十萬人明日即到,另有十萬需要調撥,約莫還得等十日左右。”

十日,也就是八月下旬兵馬才能全部到位。祁湛思慮片刻,命道:“這些日子一定嚴防燕軍來襲,明日十萬兵馬就位之後,我要親自點兵。”

這一次祁湛率軍前來閔州,寧王撥給他二十萬大軍,比上一次原澈的兵馬更多一倍。其實這無可厚非,一則他身份比原澈高,不可能領兵比原澈少;二則寧軍已經失了幽州,若要收複失地,當然需要更多兵力。

翌日午後,寧軍十萬人馬抵達閔州,祁湛親自檢閱,與將士們談心鼓舞士氣。是夜,祁湛與他們飲酒接風過後,將士們皆因趕路而疲憊不已,全部都早早紮寨歇息。

寧軍大營一片寂靜,人馬休憩,篝火熠熠。祁湛半醉半醒地望向帳外,任由秋夜涼風吹醒微醺的頭腦。

這樣安靜的軍營生活不多了,最遲下個月,他們與聶星痕便有無數場硬仗要打。這般一想,他又憶起寧王在密室裏對他說過的一切,心頭不禁一陣煩躁,解衣躺下休息。

豈料當夜三更,所有人正酣睡之時,一隊燕軍人馬突然來襲。祁湛立刻驚醒,披衣起身,連鎧甲都顧不上穿便奔出帳外。自從抵達閔州以後,他一直將大軍糧草藏得極其隱秘,生怕燕軍打起了主意。此刻知曉有敵軍來襲,他第一反應就是聶星痕想要趁夜找到糧草,於是立即前往查探,確保糧草安然無恙。

等到了存放糧草的庫房附近,發現沒有起火的跡象,他這才心中稍安,加派人馬嚴加把守,自己又馬不停蹄地趕到事發地點指揮滅火、抗擊。

他還沒走到燕軍的突襲點,便遠遠看到自兩座瞭望塔樓上源源不斷射下的火箭,像是劃過暗夜的無數流星,照亮整個天際。

憑借多年行走江湖的經驗,祁湛猜測燕軍已經攻占了兩座瞭望塔樓。可饒是如此,他還是心存一絲僥幸,連忙抓過一名副將,明知故問道:“情況如何?”

“稟殿下,對方大約兩三千人,已經攻進瞭望塔。”副將迅速回道,還算鎮定。

“到底是兩千還是三千人?”祁湛不滿反問。

“殿下恕罪,實在是天色太黑,大部分燕軍又已攻進塔樓之內,人數暫時無法估清。”

祁湛聞言大為光火:“區區數千人,是怎麽攻上瞭望塔的?”

“是……是……”副將一時猶豫。

“說!”

“是……是燕軍仿製了咱們的衣裳,假扮成接班的守衛,直接跑去了瞭望塔。”副將低下頭,似乎難以啟齒,“大夥兒以為是接班的兄弟看錯時間來早了……也沒有提防,才被燕軍趁機得了手。”

“嗬!”祁湛聽後怒極反笑,竟致語塞。

就在兩人說話的工夫,燕軍已經完全佔領了兩座瞭望塔樓,一直不斷地往下射火箭。寧軍處於地麵,從下往上射箭太過費力,天色又暗,因而根本無法射中塔樓上的燕軍。不少人想悄悄攀登塔樓,可樓內采用迴旋階梯,每一層都被燕軍牢牢把守,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許多寧軍人馬還沒登上第二層,便被燕軍一腳踹了下來。

如此激戰持續了半個多時辰,瞭望塔樓下死傷一片,被燕軍射死的還在少數,大部分都是從塔樓裏摔下來的。祁湛越看越是憤怒,忍不住掠過幾隻弓箭,縱身跳躍至距離塔樓最近的帳頂,親自開弓對付燕軍。

衝殺聲此起彼伏,火光衝天而起,祁湛畢竟曾是馳名九州的殺手,幾乎百發百中,不多時便射殺了上百燕軍。但這些燕軍臨出發前,都得過聶星痕的交代——一旦寧軍之中有神射手出動,便立刻藏身於瞭望塔樓之內,不要將自己的位置暴露。

故而燕軍們見有神射手放箭,雖不知是寧國王太孫親自出馬,但也紛紛蹲下身子放棄射箭,回到塔樓之中守住樓梯。祁湛射殺半晌,見塔樓外緣再無一人,更是恨得牙根癢癢,喝命道:“搭梯子,從塔樓外牆爬上去,務必將這些燕賊拿下!”

他下這道命令之前,一個副將恰好和他想到一塊去了,早已派人搬來攻打城樓的梯子,將士們便按照攻城樓的方式登梯,從塔樓之外翻進去反擊燕軍。源源不斷的寧軍爬上梯子,源源不斷的打殺聲從塔樓裏傳了出來,祁湛本想親自進去看看情況,卻被身邊人死死拉住。

塔樓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裏麵情況如何,又不敢再貿然進去,唯有等待。

直至天邊泛起魚肚白色,塔樓裏才漸漸變得安靜下來。一個將士從進口處跌跌撞撞地跑出來,臉色已經漲得紫青,剛走出沒幾步,便已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不止。

祁湛見狀再也按捺不住,連忙衝上前去查探,赫然發現這將士已經中了毒。祁湛臉色大變,忙問:“其他人呢?”

“中毒……都……死完了……”那將士斷斷續續說完這一句,便翻了白眼斷了氣。。”聽了明塵遠這番話,微濃卻沒有安心。一年未見,她有太多的話語想要對聶星痕說,有太多的問題急著找他討要答案,似乎一刻都不能耽擱了。是的!她必須要親眼見到他,確認他的安全。“我現在就想見見他,可以嗎?”她毫不掩飾地問了出來。“殿下已經睡了,”明塵遠如實道,“他前些日子太辛苦,夜夜研究行軍之事,都沒怎麽休息。反倒是連闊之事鬧出來之後,他似乎受了些打擊,倒是願意休息了,故而這幾日都睡得早。”微濃望瞭望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