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生者不息(六)

後,延續了聶星逸“和談”的原則,對楚地起義沒有用武力鎮壓。雙方隻發生過一次小規模的摩擦,楚人雖有百餘眾受傷,但都得到了燕軍的及時救治,並無大礙。此後,明塵遠親自去看望過受傷的楚人,施醫贈藥,還與起義的“首領”談判過兩次。自然,那“首領”是被楚琮和竹風控製的人。當初雲辰聽見這訊息,便判斷出燕軍是在用“懷柔”之策,企圖以溫和的手段收攏人心。為此,他也曾多次向楚琮、竹風去信,叮囑他們不要與燕軍硬碰,盡量...雲辰知道,微濃這次是鐵了心要新仇舊恨一起算,但還是忍不住再勸:“你從前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你……”

“從前是我蠢,”微濃神色冷然,“人善被人欺,我是跟你學的。”

雲辰被堵得無話可說,隻好走了另一條路,再勸道:“你想過沒有,我們在這裏鬧了這麽久,都沒有一個侍衛上來檢視,可見是寧王想讓我們自相殘殺。你不要上了他的當。”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微濃笑了,“不過我得提醒你,是你非要見我,上當的人是你,不是我。”

上當?雲辰心頭一個激靈,誤會了這句話的意思:“你和寧王結盟了?你答應了他的條件?”

微濃想起懷中的小冊子,又想起各自的身份立場,選擇保持沉默。

雲辰簡直難以置信:“我以為……你站在聶星痕的立場,是不會答應他的。”

“人是會變的。”微濃模棱兩可答道。

“主子,不要和她廢話了!就算你不忍心傷她,也不能讓她傷了你!”竹風在旁焦急怒吼,因太過使力,肋下鮮血汨汨流出。

微濃眼見竹風的鮮血已經流到地磚之上,也自覺耍夠了,便對他冷冷道:“你滾吧,把青鸞擦幹淨還給我。”

“這可不是你的!”竹風憤而駁斥。

“不是我的,難道是你的?還是楚王室的?”微濃轉頭再看雲辰,凝聲質問:“這四大神兵究竟是誰的?還有寶藏,看來你已經找到了?”

雲辰沒有回答,先是看了看四周,對竹風命道:“你先去處理傷口,讓竹青守住樓梯口,不要讓任何人偷聽。”

“主子……”竹風麵露擔憂之色。

雲辰蹙眉:“不要讓我再說第二次!”

竹風瞭解雲辰,他這個樣子其實是最嚇人的,也必然是下定決心要對微濃說什麽。竹風知道自己勸不動,隻得心有不甘地領命退下。

雲辰見微濃持著火鳳的那隻手已經被凍得通紅,心中疼惜不已:“你先把峨眉刺收起來,我有事要告訴你。”

微濃根本不聽。

雲辰遂耐著性子道:“你要殺我隨時都可以,你知道我跑不了。現在,我們先談談。”

微濃來攬月樓時就已經發現,樓下有重兵把守,可見寧王是有多忌憚雲辰。她的確知道他跑不了,他們有時間慢慢清算,於是便將火鳳收回:“你既然知道結果,又何必回來?難道不怕出不去?”她對他的行為實在感到萬分不解。

雲辰隻道:“你不是想問四大神兵嗎?我們先說這件事。”

“我更想知道寶藏在哪裏?”微濃順勢追問。

“在寧國。”雲辰毫不隱瞞。

微濃挑了挑眉:“青鸞火鳳是澈夫人的陪嫁,龍吟劍也是寧太子送給原澈的,四大兵器有三種都在寧國,寶藏也在寧國地界,這到底是誰的東西?”

微濃說著說著,慢慢浮起一抹諷笑:“你們楚王室的祖先可真有意思,把富可敵國的寶藏放在寧國,還把四大兵器送給寧王室收藏?雲辰,你拿我當傻子嗎?”

“我並沒有說過,這是我們楚王室的東西。”雲辰坦然解釋:“這是前朝寶藏,戾帝末年四國已經割據,皇權式微。戾帝垂危之際,唯有我們楚氏先祖以臣子身份趕去侍疾,戾帝感動不已,故在臨終前將這個秘密告訴了先祖。但當時形勢危急,先祖隻來得及找到驚鴻劍,原氏已經攻進了皇宮……先祖隻好秘密離開。”

“戾帝”這個稱謂,雲辰若是不提,微濃險些都要忘了史書上還有這個人。數百年前,燕、寧、楚、薑還都是前朝土地,四國王侯也都是前朝子民,隻不過分封諸侯時間太久,大家都起了反意。直至末代皇帝戾帝在位之時,王權已經形同於無,四國先後反抗,獨立而治。這一來,四國又是兩百多年的對峙,直至如今這個平衡終於要被打破了。

原來四大神兵真是前朝遺留下的,卻被楚王室知悉了這個秘密。如此說來,楚王室想方設法謀求寶藏,倒也不算太過分了。

饒是心中如此想著,微濃還是逼自己硬起心腸,冷言冷語道:“你痛說家史也沒用,無論如何,也不能掩蓋當年楚國娶我的目的,不能掩蓋我父親的死,更不能掩蓋楚國爭雄天下的野心。”

“我不否認我父王有野心,我也承認我們輸不起。”雲辰坦然麵對著微濃:“你讓簡風告訴我的三件事,我確實無力阻止。今天之所以告訴你寶藏的事,也是你自己說的,你要昭告天下寶藏所在……”

“你想說服我放棄?”微濃抬眸看他,沉著冷笑。

“不,我可以立刻畫圖給你。”雲辰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隻要你想好了後果,不會後悔。”

“怎麽?你以為我不敢?”微濃將峨眉刺朝他胸口頂了一下,挑釁地問。

“我知道你敢,但我賭你不會這麽做。”雲辰試圖以情動人:“你已經見過寧王,而我眼下還安然無恙,足以證明第一件事你沒有做,你沒告訴寧王真相。”

“還有,你方纔用峨眉刺指著我很久,都沒有下手,可見你仍舊顧念我。對此,我心存感激。”雲辰語氣微痛:“真的,微濃,我確實……辜負你太多次了。”

聞言,微濃感到一陣鼻酸:“如今說這些有用嗎?太遲了吧。我不會因為你幾句話就放棄複仇的。”

雲辰沉默片刻:“你真是要替你父親報仇嗎?我們認識這麽久,你一句都沒提過。”

微濃亦是沉默起來,半晌才道:“以前我覺得,人生逢亂世,處於什麽位置,就要承擔什麽後果。我父親做了高宗的侍衛,得到榮華富貴,就註定要麵對死亡。他自己想必也知道禦前侍衛的下場是什麽,所以我覺得不必為他報仇,死在他手上的人肯定更多。”

微濃話到此處,終於落下眼淚,她轉過身子背對雲辰,默默擦掉:“並不是所有犧牲都會有回報,也不是你付出了什麽,就能索回同等的價值。有的人一輩子都在占便宜,有的人一輩子都在吃虧,若是人人都計較,就活不下去了。”

微濃側身撫摸手邊闌幹,也不知是在說自己,還是說雲辰:“不過我現在發現,這種想法是婦人之仁,若是什麽都不計較,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

雲辰聽後看似並沒有什麽反應,然而黯然的神色根本遮不住:“我們上一次見麵時,你還在勸我放棄複國……現在你改變主意了,可見他的死對你打擊真的很大。”

“也許吧,”微濃忽然覺得很冷,再次裹緊狐裘,嗬出一口長長的白霧,“我得感謝你,是你改變了我的想法。所以,我們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以戰止戰,以殺止殺。”

聽聞此言,雲辰既痛苦又無奈:“可我並不想看你變成這樣。”

微濃轉頭看他,似是覺得訝異:“這話由你說出來,還真是諷刺。”

“正因為我知道這種痛苦,所以,不想你也變得和我一樣。”雲辰似承受著什麽殘忍的酷刑,表情越發疼痛:“一心隻想著複仇,想要權力,想去害人……這種人生太悲哀。”

不可否認,這一刹那,看到雲辰這個表情,聽到他這句話,微濃的心很疼。可是想起聶星痕死後,想起她身上背負著燕國的重擔,她又不得不硬起心腸。

如今她最大的對手就是他,燕國最大的威脅也是他。在她心裏,雲辰比寧王危險百倍!

“你不必替我悲哀,我和你畢竟不一樣,”微濃逼著自己說出狠話,“我會光明正大地贏你,讓你明知被我算計,卻逃不開躲不掉!就算我落魄了,我也不會用暗殺、造謠這種手段,我會與你決鬥!”

微濃說出這番話來,雲辰也終於明白了她的決心:“所以我們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問出這句話時,他的聲音都在顫抖。

“也不是,”微濃聳了聳肩,語氣漸趨平靜,“有可能是同歸於盡。”

“為了聶星痕,值得嗎?”雲辰忍不住捏上她的手臂。

“我說過了,不是為他。”微濃吃痛,開始掙紮:“你放手。”

“你不是一直在阻止我複國嗎?你不是阻止我再造殺孽嗎?你不是說我在逆勢而行嗎?那你呢?你這算什麽?”雲辰突然發怒,對著微濃喝問。

微濃感到臂上的手勁很大,即便隔著厚重的衣裳也覺得疼痛不已:“我這麽做,就是不想再造殺孽。你知道他死後燕國會成什麽樣子嗎?你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你死了,你的手下會是什麽樣。而現在的燕國,隻會比那更亂百倍。”

“這不是你該管的事!”雲辰死死拽住她不放,脫口而出:“早知你這麽執拗,我當初就該……”

他話到此處,不知是在顧忌什麽,突然住口不言。

“就該什麽?”微濃立即追問。

雲辰卻不肯再說了,隻望著遠處,目露哀色:“琮弟走了。”

微濃愣了一瞬,才反應過來這個“走”的意思。她心頭一痛,以為雲辰別有所指:“你想說什麽?”

“我不想再失去了,”雲辰緩緩合上雙目,“為了複國,我已經失去太多了。”

誰沒有失去?四國紛爭,他們都在不停失去。微濃略有哽咽,竭力保持平靜問道:“楚琮怎麽死的?”

“明塵遠離開楚地時帶走了軍醫,琮弟傷情惡化,沒有等到月落花。”雲辰說出事實。

微濃麵色一沉:“你想把這筆賬算到燕國頭上?”

“不是。”雲辰沒有再往下解釋。

可世事真是諷刺,聶星痕因他而死,明塵遠因此著急趕回幽州,結果導致他的弟弟楚琮延誤治療,重傷而死。

更加諷刺的是,楚琮是死在楚人手中。

“燕軍隊伍裏也有傷者,明塵遠帶走軍醫無可厚非。我倒是奇怪,除了軍醫之外,難道楚地找不出第二個大夫為他治傷?”微濃問出疑點。

雲辰麵色黯然,艱難開口:“琮弟一直住在燕軍營中,明塵遠一走,周圍的大夫受義軍影響,都不願替他治傷了。”

微濃聞言很驚訝:“難道他沒亮明身份?”

雲辰沉默一瞬,沉聲道:“正是因為他亮明瞭身份,才沒有大夫敢救他。”

這個事實,微濃唯有愕然,繼而沉默。

她想起了楚王宮中課業時常出錯的楚琮,想起了為楚王守喪的楚琮,想起了口口聲聲要為楚王室報仇雪恨的楚琮……

從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年,變成被仇恨盈滿的王子,燕王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她和聶星痕、聶星逸更有。

“那你就更不該回來。”微濃挽起被風吹散的發絲,不知是諷刺還是替他悲哀:“楚琮死了,楚王室就剩你一個了,你回寧國難道不是送死?當心全軍覆沒。”

“走上這條路,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雲辰自嘲地笑道:“當初若不是你說動原澈救我,也許我早就死了。我的命,也算是你救的。”

“我沒有救過你,那隻是利益交換。”微濃立即強調。

“你在乎的並不是那些藏書,我知道。”雲辰感慨萬千。

微濃嗤笑:“你太高看自己了,若非陳功折以命相求,我是絕對不會開口的。”

“你若不想救我,何須見他。”雲辰似乎很篤定她的心思:“你想去見他,是因為你心裏有掙紮,你想讓他說服你救我。”

“嗬!你太高看自己了!”微濃倔強不肯承認。

雲辰卻兀自說道:“你怕我不肯接受你的幫助,才搬出四大神兵的秘密做藉口,揚言要分藏書。但真正分書那天,你讓我和原澈先選,證明你根本就不在乎。”

微濃依舊冷笑否認:“你不要自認很瞭解我。”

“我是很瞭解你!”雲辰執意說道:“你也很瞭解我。所以,我們都無法真正傷害彼此。”

(有讀者問:微濃自己在燕王宮也用過手段,她為何無法忍受雲辰用手段對付聶星痕?

【答】:權謀分為陽謀和陰謀。陽謀就是:我用手段了,也告訴你我用手段了,但是你破解不了。陰謀就是:我偷偷用手段,不讓你看見,用陷害等等方式來達成目的。陽謀的牽製遠比陰謀光明正大。微濃的手段基本都是陽謀,她光明正大地做什麽事,讓你無法回擊,所有的一切是明著來的,她不在背地裏搞小動作。

聶星痕死掉這件事,戳在微濃心口的原因是,她覺得聶星痕是在戰場上光明正大打敗楚國的,雲辰就該在戰場上拿回來,或者用謀略,但雲辰用了暗手。在她心目中雲辰是個陽謀者,但最後他變成了陰謀家。這讓她對雲辰徹底幻滅。)?然後被他拒絕了?現在你又想來說服我?”微濃的憤怒被重新點燃:“原青政,到底是你老糊塗了,還是你太高估自己。現在九州的局勢你真的能看懂嗎?燕國沒了他,不知道要亂成什麽樣子!你還妄想拿一本冊子就把人心都收買了?我就看了第一頁,都覺得是個笑話!”她話音剛落,裙擺帶起一陣風,腳邊的冊子恰好翻開在第一頁,但見上頭赫然寫著:“四國和平統一,無分你我,以原氏為帝,恢複楚王室,與燕、薑各自封王……”微濃隻覺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