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奉承永平

了韁繩,笑著喚道:“郡主。”馬車內正昏昏欲睡的葉慕琬,聽到這聲才緩緩清醒過來。“郡主,披上氅衣吧,外邊兒有點冷。”知安將氅衣披到葉慕琬身上,掀開簾子踩著馬凳下了馬車,伸手將她攙扶了下來。葉慕琬原本還未從睡意中清醒過來,被風一吹,立時一個激靈,瞌睡立馬醒了。“郡主,上轎吧。”老媽子們抬著轎子從側門迎了出來,恭敬地掀起門簾,等著葉慕琬上轎。可葉慕琬擺擺手,不耐煩地穿過了一群老媽子,自顧自地走進了王府內...顧錦微垂著眼,神色隱在了長長的睫毛下。

知道自己的語氣有些重了,錢氏又換上了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樣,勸說著她。

“你父親已經調回京中任職了,之後京中的內宅中的交際你總不能一直這樣退縮,若是你能在內宅中如魚得水,對你父親也是一大助力!”

知道錢氏說的都對,可顧錦就是不太想接近葉慕琬。

她剛回京中就探聽到,定北王府的永平郡主不光是定北王寵著,連太後都視若珍寶,更別說皇上端王了。

一同長大的情誼,自然是旁人比不了的。

“這是我幫你準備的賀禮,你去送給永平郡主。”

錢氏見她的眼神有所鬆動,趕忙讓人將一早備好的檀木盒拿了過來,放到顧錦的手中。

顧錦見狀,隻能站起身,硬著頭皮往葉慕琬四人的茶座走去。

“永平郡主。”

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葉慕琬笑著回過頭去,就看見顧錦拿著一個檀木盒站在她的身後。

葉慕琬微微挑眉:“怎麽?”

“這是送您的禮物,您看看喜不喜歡?”

在錢氏麵前顧錦雖有些怯懦,但是一到葉慕琬麵前時,深閨小姐的姿態一分沒少。

趙承昱抬眸輕掃了她一眼,餘光瞥見不遠處錢氏有些興奮的麵容,頓時明瞭。

“我挺喜歡的,謝謝。”

葉慕琬伸手將檀木盒接了過來,開啟看到裏麵擺著一支中規中矩的金步搖,便對著顧錦微微笑了下。

顧錦感受到趙承景投來的目光,臉上慢慢地升起了一層紅暈。

見她耳尖染上了點點緋紅,趙承景覺得甚是有趣:“顧小姐,你是生病了嗎?怎的臉如此紅?”

聽見趙承景的話,顧錦的臉染上了更深的一層紅色,對著他們幾人行了個禮,就匆匆忙忙地落荒而逃。

“郡主說什麽了?”

錢氏的神情有些不悅,她剛剛看著那四人的動靜,趙承昱竟連正眼都沒瞧顧錦一眼。

反倒是趙承景不知道同她說了什麽,讓她匆忙走了回來。

“她說她很喜歡。”

從趙承景的目光中逃離後,顧錦這才深吸了幾口氣,努力平複著自己狂跳的心髒。

除了這些,不管錢氏再問些什麽,她隻一概說不清楚。

見她什麽都不願意說,錢氏也不好再問下去,隻得作罷。

“錢氏帶著顧錦來的?”

佟毓往顧錦的方向看了看,並未看到顧家二房的那位夫人。

可往日裏,顧家大房不是不太待見二房的這些人嗎?

“顧家大房二房還沒分家,帖子遞過去,若是大房應允,二房那邊才能收到訊息。”

葉慕琬對這些不感興趣,下帖子和宴請這些事兒,都是府裏的管家做的。

“不過大房隻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若是內宅交往,錢氏也不得不帶上顧錦。”

錢氏早些年倒是生了個女兒,可惜在出生沒多久後,就被賊寇擄走,自此杳無音訊。

被賊寇擄走的女嬰,要麽就性命不保,要麽……

想到這些,佟毓看向錢氏的眼裏也多了幾分同情。琬將剛才的事情告予他聽。看著趙韻那副諂媚的樣,佟毓氣不過,扯著嘴角冷哼一聲。“剛剛說慕琬是養女,端著郡主的架子,見著端王殿下來了,不敢說了?”聽著佟毓的話,趙韻的臉色倏地褪去了血色,變得有些煞白。趙承景聽見佟毓的話,看向趙韻的眼眸微微一變,冷冽地讓趙韻不由地打了個寒顫。難怪他剛剛走進來的是時候,正看見她們幾人僵持著,原來如此啊。定北王也從未遮掩過葉慕琬的身份,所以京城中人幾乎都知道,葉慕琬並不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