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想要寶馬

扇著風。“郡主,今兒豫安侯府二小姐給您下了個帖子,說是邀您去賞花。”“賞花?”葉慕琬冷哼一聲。豫安侯府那個二小姐向來同她不和,怎麽破天荒地給她下了個帖子賞花?隨便想一想,都知道她不安好心。見葉慕琬的臉色不虞,知念繼續道:“奴婢知道您向來就不喜歡她,就拒了。”葉慕琬闔上雙眼,唇畔緩緩地露出一個笑:“你派人去豫安侯府說一聲,帖子我接了,我一定會準時到的。”知安看著葉慕琬唇畔那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眉心一跳...誰能想到定北王府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居然最害怕的是最和藹不過的太後?

葉慕琬剛在太後身邊坐定,她的手就被太後拉到了膝上,讓她的心不禁忐忑起來。

“琬琬,下個月就是你的生辰了,想要些什麽生辰禮物?”

聽到太後的問話,葉慕琬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不由得輕舒一口氣。

還好,太傅沒有朝太後娘娘告狀。

“我想要什麽都成嗎?”

一提到生辰禮,葉慕琬的眼眸倏地一亮,她早就看上了羌人送來的那批上好的寶馬,隻不過是上貢之物,她也不好朝趙承昱討要。

太後見她從霜打的茄子立馬變得興奮的麵孔,不禁哈哈大笑起來:“說罷,你想要什麽,我們琬琬的生辰可不能隨便。”

葉慕琬抿了抿唇,眸子滴溜一轉:“前兩個月羌人送來的那些寶馬,我可以挑一匹走嗎?”

聽到葉慕琬想要的是寶馬,趙承昱的臉色沒有一絲的變化,像是篤定了她會選擇寶馬作為她的生辰禮似的。

定北王是戰場上掙下的功績,葉慕琬也總是跟著他往西郊大營跑,從小就對女兒家的事情不甚有興趣。

反倒是太後想都不想一口回絕了她:“羌人的馬向來烈性十足,你一個姑孃家怎麽駕馭得了?哀家平日裏讓你多習女紅,女子溫柔嫻靜些纔好!”

“娘娘,您不是說任我挑選嗎?”

葉慕琬伏在太後的雙膝上,撒著嬌拖著長長的尾音,像隻貓兒似的在太後的膝上蹭來蹭去。

趙承昱看著她撒嬌的模樣,目光倏地化成了一灘水,嘴角也不自覺地帶上了些許笑意。

“母後,羌人送來的那些寶馬有幾匹還算是溫順,太仆寺也馴養了幾月,倒也可以讓永平試一試。”

見趙承昱在幫著自己說話,葉慕琬也順勢趁熱打鐵:“娘娘,我父王可是馬背上的好手,有他護著我,我一定不會出事兒的!”

“也罷,既然承昱都同意了,哀家也不好掃了興。”

太後隻得無奈地揮手作罷,隨他們去。

見太後終於同意,葉慕琬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開來,眉眼彎彎的朝趙承昱得意的一挑眉毛。

趙承昱見狀不由得失笑,搖了搖頭。

等兩人一同出了壽安宮,葉慕琬又笑嘻嘻地對著趙承昱伸出了手。

“陛下給我的生辰禮物呢?”

“剛剛不是在宮裏答應了送你一匹羌人送來的寶馬嗎?怎麽又討要禮物?”

趙承昱扭頭眼底含笑地望著葉慕琬。

葉慕琬眨巴著眼睛:“那是太後娘孃的賞賜,不算作是陛下送我的生辰禮。”

聽著她的話,趙承昱忍俊不禁低笑幾聲。

“成,我保準讓你滿意!”

“那永平先謝過陛下!”

她嬉笑著行了個萬福禮,才坐上步輦,往宮門的方向行去。

趙承昱站在原地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等到人影完全消失後,才踱步往自己宮中走去。

定北王府在京城達官貴人聚集的西城,是前朝大長公主的府邸,定北王立了戰功後就賞賜給了他。少能接觸到京城中的事情,隻聽說定北王府的永平郡主在宮中十分受寵,卻不知道其中還有這樣的曲折。“喲,這是怎麽了?都站在這兒做什麽呢?”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嗓音,聲調極高,尾音上揚著,懶散又帶著些痞氣,聽起來頗有些紈絝子弟的意味。眾人循聲望了過去,看見趙承景一襲藏藍色織錦緞綢緞衫眉眼帶笑地望了過來。“參見端王殿下。”見到趙承景的那一刻,顧錦呆呆地看著他,愣在了原地,直到聽到身旁眾人的行禮聲,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