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顧家二房小姐

兒豫安侯府二小姐給您下了個帖子,說是邀您去賞花。”“賞花?”葉慕琬冷哼一聲。豫安侯府那個二小姐向來同她不和,怎麽破天荒地給她下了個帖子賞花?隨便想一想,都知道她不安好心。見葉慕琬的臉色不虞,知念繼續道:“奴婢知道您向來就不喜歡她,就拒了。”葉慕琬闔上雙眼,唇畔緩緩地露出一個笑:“你派人去豫安侯府說一聲,帖子我接了,我一定會準時到的。”知安看著葉慕琬唇畔那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眉心一跳,總覺得侯府那個二...趙韻沒有想到葉慕琬會當著這麽多人的麵下她的臉麵,笑容僵在臉上,臉色極其難看。

聽著自家郡主將趙韻堵得無話可說,知念和知安在身後對視一眼,憋不住笑意。

後麵的幾家小姐雖覺著好笑,但礙於趙韻的麵子,也隻能將笑意強忍了下來。

卻不曾想,一陣豪爽的笑聲從葉慕琬的身後突然響起,更讓趙韻漲的臉色通紅,連笑容都落了下去。

幾人循著笑聲望了過去,見著一個鵝黃衣飾的女子站在不遠處,待看清了她的麵容後,幾人這才瞭然。

難怪敢拂了趙韻的麵子,原來是英國公家嫡出小姐佟毓。

佟毓是英國公的老來女,上麵還有三位哥哥,從小就寵著她,養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倒是和葉慕琬極其合得來。

葉慕琬趕忙快步朝著佟毓走了過去,唇畔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你怎麽也過來了?”

聽著葉慕琬的問話,佟毓抿唇輕笑,眼神在趙韻身上掃了一眼,並未回答。

趙韻同她們二人向來不和,這一次居然破天荒地給她們都遞了帖子,自然是沒有什麽好事兒。

果不其然,趙韻僵著的神情突然綻放出一個和煦的笑容,繞過她們二人,朝著身後迎了過去。

順著趙韻走去的方向看了去,一個眼生的女子怯生生地站在一旁,身材纖細,麵容極其清秀。

“你認識她嗎?”

佟毓斂了斂眉,這位小姐她從未在京城中宴會上見過,不動聲色地將她從頭到尾打量了一番。

一身水色的長褙子,露出裙擺淡淡的緋色百迭裙,裙擺處點綴著點點展翅的蝴蝶,湖邊的微微吹起層層裙擺,彷彿是蝴蝶正繞著她飛舞似的。

不知道趙韻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麽,她低頭淺笑著,一臉的嫻靜溫柔。

“我怎會認識?不過她這幅我見猶憐的模樣,若是太後娘娘見了,一定歡喜極了。”

葉慕琬瞧著不遠處站著的女子,不禁嘖嘖讚歎道。

這不就是太後娘娘日日在她耳邊唸叨的,女子需得溫柔嫻靜的模樣嗎?

“這是顧家的小姐,單字一個錦,花團錦簇的錦。”

趙韻見葉慕琬和佟毓齊齊朝著她們的方向看來,心中不由得得意起來,大步朝著她們二人的方向走來。

按理來說,應當是先介紹身份高的人,在場身份最高的就是葉慕琬,她是先帝親封的永平郡主。

不過葉慕琬也毫不在意,這位趙二小姐也不是第一天針對她,她隻笑著朝顧錦微微頷首,算作是打了招呼。

待到顧錦聽趙韻說麵前的這個女子就是永平郡主時,眉心不由得微微一跳,用餘光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原來這位就是名動京城的永平郡主,這通身的氣派,果然不俗。

“顧家?國舅爺家的?”

佟毓蹙起眉峰,看著顧錦的模樣,卻從未在國舅爺家見過,難不成是遠方的表親?

顧錦見佟毓頗有些疑惑,連忙出聲解釋:“家父外放十餘年,纔回京不久,幾位不認識也是應當的。”點來讓您嚐一嚐?”趙韻對趙承景陪著笑臉,神情間有些不自在,生怕葉慕琬將剛才的事情告予他聽。看著趙韻那副諂媚的樣,佟毓氣不過,扯著嘴角冷哼一聲。“剛剛說慕琬是養女,端著郡主的架子,見著端王殿下來了,不敢說了?”聽著佟毓的話,趙韻的臉色倏地褪去了血色,變得有些煞白。趙承景聽見佟毓的話,看向趙韻的眼眸微微一變,冷冽地讓趙韻不由地打了個寒顫。難怪他剛剛走進來的是時候,正看見她們幾人僵持著,原來如此啊。定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