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叫聲老公聽聽

的。時聿淡定的點頭:“沒關係。”宴歡歡轉身就走,這裏她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安錦瑜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更重新整理了對宴南城的認知:“宴總剛剛的樣子,可真帥。”宴南城睨了她一眼,轉身朝著莊若藍的病房走去。安錦瑜這才徹底的放下了心。身邊傳來時聿的聲音:“安經理,謝謝。”“嗨。”安錦瑜擺了擺手:“謝什麽?不過是舉手之勞。”時聿笑了笑,沒再說話。可看著安錦瑜的眼裏多了幾分溫情,能這樣舉手之勞的,他目前也就隻...“怎麽可能......”許釗陽似乎還是無法相信一般,低聲自語道。

“什麽怎麽可能。”餘俏俏翻了一個白眼,冷聲說道:“難不成你要讓我們家蘇顏,把結婚證拍你臉上給你看看?”

“希望你對總裁夫人,多一點尊敬。”時聿突然開口道。

見著身為助理的時聿都這麽說了,許釗陽的臉色徹底白了,這麽說起來,蘇顏真的和宴南城領證了!

扔下一臉震驚的許釗陽,蘇顏轉身就走。

一直到一行人走遠了,許釗陽都沒緩過來,呆傻地站在原地。

最後還是遠處的助理走近,喚了好幾聲,他才反應過來的。

車上。

“顏顏。”餘俏俏眉頭微微蹙起,有些擔心地望著自己的好友:“你沒有被這件事情影響心情吧?”

“怎麽會呢!”蘇顏笑了笑:“我心情可好!”

“我終於拿手提包砸了他的腦袋,我剛剛見到他就想這麽做了。”

在前麵開車的時聿,聽到這句話,嘴角抽了抽。

這位總裁夫人,真的有點意思。

蘇顏的心情果然沒有受影響,拉著餘俏俏繼續逛街了。

海濱市的商場那麽多,這家既然是鴻達集團投資的,那她們就換一家好了。

幹脆去宴氏集團投資的商場好了,無論是檔次還是地段,都要更高很多。

在兩個女人高興地逛街的時候,時聿給自家總裁匯報了一下情況。

“總裁,剛剛蘇小姐逛街,不小心撞見了許釗陽。”

時聿說這段話的時候,很是忐忑,他知道自家總裁很在乎蘇小姐,也會吃醋。

“怎麽回事?”宴南城的聲音有些冰冷。

“好像就是偶遇,然後.......”

時聿有些糾結怎麽描述自己一出現,就看到蘇顏頗為暴力的掄包砸人的場景。

“然後怎麽了!”宴南城追問道,他自己沒有意識到,因為緊張,聲音一下提高了許多。

“我一出現,就看到蘇小姐拿著手提包對著許釗陽的頭狠狠地砸了下去!”

時聿被宴南城的一句話嚇到了,直接說出來了自己看到的一幕。

“嗬嗬......”電話那頭,宴南城低低地笑了,冷厲的麵龐柔和了不少。

時聿被突如其來的笑聲嚇到了,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個小女人,還挺暴力。”

“不過我喜歡!”

“......”時聿一時之間有些無言以對。

老大,您這是在撒狗糧嗎?

時聿憋了很久,最終在求生欲的作用下,沒有問出來這句話。

“你和我講講,你看到的所有事情!”

宴南城心情大好,甚至主動問了許多細節。

蘇顏和餘俏俏快樂的逛街、吃吃喝喝的時候,絲毫不知道,跟在不遠處的時聿,將之前發生的一切,一字不落的全部匯報給了宴南城。

……

蘇顏回到家裏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了。

宴南城大概還沒回來吧,在她的認知裏,當總裁似乎總是很忙,就像爸爸一樣。

一邊思念著自己的父親,一邊伸手開啟家裏的燈。

“啪嗒!”

隨著一聲很輕的開關按響的聲音,沙發上的人影突然顯現出來了。

“啊!”蘇顏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卻是宴南城。

“你幹嘛!”心有餘悸一般,聲音還有些顫抖,蘇顏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坐在那裏也不出聲,嚇死人了!”

“蘇顏。”宴南城的聲音響起:“今天見到誰了?”

“餘俏俏啊!”蘇顏下意識回答,轉念一想,可能時聿告訴了宴南城什麽,於是繼續說道:“很倒黴,還碰到了許釗陽!”

“你和許釗陽說了什麽?”宴南城繼續問道。

“說了什麽?”蘇顏狐疑的回答道:“沒說什麽,好像罵了他?”

“還有呢?”宴南城追問道,聲音中似乎有些興奮。

“沒了......”蘇顏有些奇怪地望著宴南城。

這個男人今天是不是抽風了?!

“你說我是誰?”宴南城提醒道。

“你說我的丈夫,想玩我?”

白天氣急之下,蘇顏似乎說過這麽一句話,現在突然想起來,卻讓她臉紅了。

心髒越跳越快,似乎都可以聽到有些急促的“咚咚咚”的聲音。

“你......你是宴南城啊!”

蘇顏訕笑著,想要打岔過去。

宴南城站起身子,一步一步朝著蘇顏走去。

男人身上的煙草味漸漸包裹住了自己。

蘇顏下意識往後退去,宴南城步步緊趨。

“哢噠!”

鞋跟踢到了什麽,後麵沒路了。

強健有力的雙臂將蘇顏禁錮在了櫃子中間,一張俊臉猛然靠近。

“還想往哪躲?”醇厚的男聲在耳邊響起。

蘇顏覺得自己的臉一定紅了,紅到了耳根子。

溫熱的吻輕輕落在了耳邊,蘇顏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你耳朵好紅。”宴南城似乎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般,熱氣噴灑在蘇顏的耳朵上。

“顏顏.......”

“叫聲老公聽一聽.......”

男人的聲音溫柔極了,讓人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老......”蘇顏覺得自己似乎快要被蠱惑了一般,突然一下子清醒過來。

“老什麽老!”蘇顏惡狠狠說道:“大晚上的,洗洗睡覺!”

宴南城有些驚訝的望著麵前的小女人,明明都快要喊“老公”了,怎麽就失敗了?

蘇顏恨恨地向前走去,為自己的失態感到丟臉。

宴南城真的是一個調情高手!

蘇顏突然想起來了許釗陽說的那句“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算什麽!”

心裏莫名有些不舒服,總覺得有些別扭。

以至於一直到睡覺的時候,蘇顏都沒有再正眼看過宴南城一眼。

對於蘇顏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態度,宴南城有些茫然。

女人的心,果然猶如海底針啊!

之前還好好的,怎麽說不高興就不高興了?

“顏顏?”

宴南城語氣溫柔極了,看著一旁背對著自己的小女人,有些許忐忑。

“睡覺!”蘇顏沒好氣地說道:“大半夜的叫什麽叫!”

“你怎麽了?”似乎察覺到蘇顏的狀態不對,宴南城伸手攬住蘇顏,柔聲問道。

宛如觸電一般,蘇顏彈開了身子。

“別拿你對付其他女人的那一招對我!”

“其他女人?”

宴南城有些茫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知道蘇顏在說什麽。

“沒什麽!”

蘇顏又蜷在一旁,心裏的煩躁和身體的不適,讓她現在很想發脾氣。

“顏顏!”宴南城一把拽起蘇顏的身子,扶正她麵對自己,急切的問道:“怎麽了,告訴我!”

蘇顏有些犯困,實在不想多說什麽了。

揮了揮手,說道:“沒什麽,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

“還是那句話,我們倆還是夫妻關係的時候,不準碰別人!”

“你有事情。”宴南城非常篤定:“說,到底怎麽了!”

“我困!”

蘇顏有點不耐煩揮了揮手,此時此刻的她隻想躺下。

“說完了讓你好好睡覺!”

突然執著起來的男人讓人有些害怕。

“真沒事,就是許釗陽說你有很多女人,但是這種過去的事情......”

“唔......”

話還沒說完,嘴唇就被一個吻堵上了。

一陣纏綿過後。

“宴南城.......”

蘇顏的聲音有些氣力不足,軟軟糯糯的,彷彿小貓的爪子在人的心口上輕撓。

“我隻有你一個女人,以前是這樣子,現在是這樣子,以後也是!”

宴南城認真地看著蘇顏的眼睛,堅定地說著。

他的眼睛真好看,彷彿想一個漩渦,讓人想要沉淪。

蘇顏腦子有點昏昏沉沉的,無端的竄出來了這些想法。

懷中的小女人麵色微紅,粉嫩的嘴唇上帶著一絲晶瑩,雙眸有些迷離地望著自己。

可愛的模樣簡直引人犯罪,彷彿一顆熟透了的果實,有人采摘。

身體突然有些燥熱,彷彿竄出了火苗一般。

宴南城欺身而上,雙手也不老實了許多。

“宴南城.....不要.......”

略帶反抗的聲音,這會兒卻有些欲拒還迎的意思。

身體越來越重了,小腹隱隱作痛,蘇顏有些難受,想叫身上的男人下來,卻發不出聲音。

“嘶!”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

宴南城停下動作,床頭有些曖昧的燈光的照射下,似乎帶著一絲殷紅。

停頓了幾秒,宴南城一下子站直了身子,抽紙胡亂擦了擦手指。

伸手抱起蘇顏,帶她進了浴室。

“你......”看著動手脫自己衣服的男人,蘇顏有些臉紅。

“別動。”宴南城的表情很是嚴肅:“洗個熱水澡,早點休息,我一會兒給你叫個薑汁紅糖水。”

看著宴南城這副模樣,蘇顏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心裏卻有一股暖流流過。臉上卻沒表現出來,而是故作鎮定。但唇角卻是忍不住的上揚了,心裏更想著得好好的獎勵一下宴南城。莊家和宴宅的距離並不遠,所以很快莊若藍就脫離了這樣尷尬的處境。莊若藍一走,蘇顏倒是顯得自在多了。“原來,副駕駛是危險的地方啊。”蘇顏開口,一邊說,一邊看了一眼宴南城。宴南城挑眉:“怎麽?宴太太這是……吃醋了?”吃醋?笑話!蘇顏輕哼一聲,她怎麽可能會吃醋?宴南城唇角微微勾著:“乖。”隻是一個‘乖’字,隻是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