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覺得不夠

有點意思。殊不知,此時裴易心裏也是這樣想的。眼前的女人,就連一舉一動的風情都是賞心悅目的,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反感。這樣想著,他更下定決心,要拿下她!宴南城當然看不得蘇顏受委屈,所以早就吩咐下去,關於宏達那邊的事。得罪了宴氏,宏達在海濱市當然不會好過。前幾天許釗陽還春風得意呢,這幾天卻是愁眉緊鎖。心裏恨極了宴南城,可卻沒有任何辦法。宴南城一直就看不上他,更不會給他任何麵子了。最重要的是,他確定宴南城不...蘇顏滿足地眯了眯眼,像一隻慵懶的貓兒一般,帶著一絲俏皮的可愛。

宴南城看著麵前的小人兒吃著東西就無比滿足的模樣,不由得心情大好,眼神越發溫柔了起來。

似乎感受到了麵前的男人的目光,蘇顏收斂起來了嬌憨的表情。

宴南城:……

“顏顏,我看中了一個很精巧的小首飾,覺得很適合你,就買回來了。”

宴南城一邊說著,一邊推了一個絲絨盒子在蘇顏麵前。

蘇顏有些奇怪地開啟盒子,瞬間有些汗顏。

所謂的輕巧的小首飾,居然是梵克雅寶高階珠寶的夏季最新款——玫瑰金的手鐲上鑲嵌著粉色的鑽石,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細碎的光芒。

這個手鐲很漂亮,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麽缺點,大概就是貴而且難買。

而麵前的男人,居然輕描淡寫地說出“無意看到的小首飾”這類話語。

蘇顏的心情有些複雜了起來。

“你怎麽了?”

飽餐一頓以後心情好了不少的蘇顏,在說話的時候卻依然有些冷漠。

“我知道我之前錯了,我對你說了過分的話,所以想哄你開心。”

宴南城倒是一副耿直又委屈的模樣,說出這段話,讓蘇顏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麽好了。

“宗梓哥......徐宗梓是我小時候的鄰居哥哥,小時候我們總是一起玩,所以他回來了,正好碰上了,想請他吃個飯。”

蘇顏抿了抿唇,補充道:“我也告訴他,我結婚了的。”

聽到她這麽說,宴南城心情大好,嘴角忍不住有些上揚。

“你也知道他對你圖謀不軌啊!”

可是說出來的話,卻依然讓人想要生氣。

蘇顏在下一秒便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冷聲說道:“我隻是告訴好朋友我結婚了,有什麽問題嗎?”

“沒問題,沒問題。”宴南城這會兒心情正好,對蘇顏也越發百依百順了。

“顏顏,今天晚上的食物你很喜歡?多吃點!”

如果眼神能殺人,這會兒宴南城一定被蘇顏的眼神殺死了——她簡直恨不得用眼神把麵前這個可惡的男人戳成靶子!

一邊想著,一邊用力叉起一塊薯格,放在嘴裏用力地嚼著。

宴南城始終帶著寵溺的微笑,看著蘇顏大快朵頤。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宴南城今天的脾氣好得過分了,讓蘇顏有些不好意思繼續慪氣了。

再說了,吃人的嘴軟,在吃掉了一整張桌子的食物以後,蘇顏終於消氣了。

“顏顏?”看著蘇顏漸漸緩和的臉色,宴南城鬆了一口氣,試探性問道:“今天晚上的東西,好吃嗎?”

“嗯,很好吃啊!”蘇顏漫不經心回答著,抬頭看向麵前的男人。

他眼底的期望過於明顯,蘇顏睜大了眼睛,有些吃驚地問道:“不會是你做的吧?!”

“不,時聿推薦給我的餐廳,明天給他發獎金!”宴南城很是自豪。

蘇顏:......

行吧,您開心就好!

蘇顏滿足的靠在沙發上,隻覺得幸福感滿滿。

可下一秒便覺得身邊多了一個人,宴南城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靠了過來,自然的攬住她的肩:“可是,我覺得還不夠。”

不夠?

什麽不夠?

蘇顏一臉的疑惑,唇上已經多了溫熱。眼前是一張放大的俊臉,她瞪大眼睛,原來……是這個意思。

可是……她還不方便阿喂!

宴南城根本沒給她說話的機會,吻纏綿而霸道,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許久,男人才放開她。

宴南城的呼吸淩亂,他當然想更進一步,可也清楚的記得這丫頭如今不方便。

隻能克製著。

蘇顏鬆了一口氣,急急忙忙的站起來朝自己的房間去:“我先去睡了!”

宴南城臉上有些懊惱,真不知道剛剛的放肆是對是錯。

蘇顏一下子鑽進被子裏,隻留下一雙眼睛在外麵。

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她慌忙按捺下去,強迫自己閉上眼睛,睡覺。

可沒一會兒,卻聽到房門外似乎有響動。

她睜開眼睛,‘哢嚓’一聲,房門被開啟。一道人影站在門口,腰間隻圍了一條浴巾,腹肌清晰可見。

‘咕咚’

蘇顏嚥了咽口水,臉紅的和熟透了的螃蟹一般,這簡直……

“你,你想做什麽。”

她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生怕這家夥……

宴南城走進來兩步,嘴角掛著一抹壞笑:“你希望,我做什麽。”

“出去!”

蘇顏回答的毫不猶豫。

“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

男人已經走到床邊,自然而然的躺下,還順勢將人拉入自己的懷裏。

“你出去!”蘇顏漲紅了臉,氣鼓鼓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宴南城攬著她的頭靠在他的臂彎裏:“好了,睡覺。”

這個姿勢……雖然意外的還挺舒服,可是她不習慣啊。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姿勢……太曖昧了吧。

她側過頭,輕輕的推了推身邊的人,可宴南城卻是一把抱住她,連腿都壓了上來。聲音低低的,即便帶著幾分睏倦也曖昧異常:“睡覺。”

第二天。

因為想著雲升地產的事,所以蘇顏起的很早。

宴南城先將她送到雲升地產樓下,看著她緊鎖的愁眉,叮囑了一句:“別擔心,很快就是沒事的。”

“恩。”蘇顏點頭,扯開一抹笑容:“我先去上班了。”

雲升地產

蘇顏沒想到裴易的動作那麽迅速,不過一天的時間,雲升地產的情況就已經穩定了不少。

雖然沒回升,但已經處理的差不多,根本不需要她操什麽心。

甚至,裴易似乎是真的要教她,每個舉動都會給她解釋。

下午。

蘇顏跟裴易打了招呼,就朝著醫院去了。

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能動的阮嫻,她的眼睛泛了紅:“媽…”她不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爸爸沒了,媽媽也隻能這樣躺著。

“你什麽時候才能醒過來呢?”她拉著阮嫻的手:“媽媽,你快醒過來吧。”

她好想,好想媽媽。

“媽,我現在很好,雲升也很好。您放心,我……結婚了,宴南城對我也不錯。”

她絮絮叨叨的說著,希望阮嫻能聽到。

許久,她站了起來。

“媽,我得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她俯下身,在阮嫻的臉頰上親了親,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剛走出住院部,卻見不遠處站著兩個人,看起來很是眼熟。

還沒等她認清,那兩人已經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蘇家的大小姐?”

宴歡歡?

“哦,瞧我這記性,如今呐,已經沒有蘇家了。”

她臉上全是諷刺,原本精緻的臉此時卻怎麽看怎麽刻薄。

這話,無疑是在蘇顏心上插刀子。

她的眼裏閃過冷意,涼涼的看了一眼宴歡歡,剛準備說什麽。另一道柔柔的聲音傳來:“歡歡。”

莊若藍。

“蘇小姐,好巧,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

她的聲音甜絲絲的,讓人聽著心情都會好許多。

“莊小姐。”蘇顏扯開一抹笑容:“你來這裏看病嗎?”

“恩。”莊若藍點頭:“蘇小姐在這裏是?”

“我媽媽在這裏。”

莊若藍點點頭,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眼睛彎的跟月牙兒似的,看起來純真又無害:“上一次聽南城哥哥說,你們已經結婚了?”

“恩。”

蘇顏點頭,心道,南城哥哥……喊的可真親熱。

不知怎的,她心裏竟覺得有些別扭。

“我和南城哥哥從小一起長大,以前從沒聽他提起過蘇小姐呢。”莊若藍雖笑的甜甜的,這話問的也似無意。

可蘇顏卻覺得,話裏似乎有話。

蘇顏微微一笑:“是啊,也幸好上次遇見了莊小姐,不然,南城也沒跟我提過莊小姐,那可就太遺憾了。”

莊若藍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冷色,可麵上的笑容卻是不減:“是啊,我看著蘇小姐就覺得一見如故,南城哥哥也真是的,早該引薦的。”

“哪有!”宴歡歡看了一眼蘇顏,挽住莊若藍的手臂:“若藍姐姐,她哪裏比得上你!”

“你可是和我們一起長大的,咱們兩家更是世交。”

至於蘇家,對他們宴莊兩家來說,不過是小門小戶。而且,現在連蘇家都沒了。

“歡歡。”莊若藍看著她:“如今蘇小姐也算是我的朋友,你別這樣說。”

宴歡歡撇撇嘴,“若藍姐姐的麵子我自然要給的。”

這會兒纔不再說話了。

蘇顏翻了個白眼:“沒大沒小。”

“你說什麽!”宴歡歡本就看不上她,這會兒聽到這話更生氣,橫眉豎目的看著蘇顏。

“宴南城是你堂兄,那你應該叫我一聲嫂子。”蘇顏的聲音輕輕的,卻是叫這兩人都氣的不輕。

“就憑你也配!”

蘇顏勾唇笑了:“配不配的,不是你說了算。”

說完,看向莊若藍:“莊小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莊若藍點了點頭:“好。”

她看著蘇顏的背影,眼裏閃過一抹冷色。

拳頭攥的緊緊的。

南城哥哥……隻能是她的。

就算結婚了又怎樣?

又不是不能離婚。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