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那你動心了嗎?

好老闆。”被他這麽盯著,蘇顏半晌纔好不容易扯出了一個笑容,心底卻頗有些哭笑不得。明明,那手機連螢幕都沒亮。打電話?逗誰呢?……最終,她到底沒能拒絕宴南城的要求,讓他上了車,發動引擎,車子絕塵而去。“宴先生要去哪兒?”路上,蘇顏抽空問。“山海居。”濱海市臨海,北麵有山,山水之間有一塊麵積不大的交匯處,離市區不遠,且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幾年前被開發成一片天價別墅區。據說當時每棟別墅都是以拍賣的形式售出的...一路上,蘇顏都心事重重的。

上了車,宴南城纔看向她:“在想什麽?”他都還沒追究這丫頭招呼都不打就出來呢,她倒是先走神了!

“沒,沒什麽。”蘇顏扯了扯嘴角,可心裏卻還是有些疑惑的。

宴南城打了電話叫時聿來送的莊若藍,所以他隻能親自開車。這會兒伸出一隻手抓住身邊的人,皺了眉頭:“是哪裏不舒服?”

“不是。”蘇顏自然知道他是關心,所以打起了幾分精神:“沒有不舒服。”

夜色。

餘俏俏剛走進去一眼就看見坐在昨天那個卡座裏的男人。

眉頭一挑,這才走了過去。

裴易看見她,揚起一抹笑:“餘小姐,請坐。”

“裴先生來的好早。”她笑著坐下,揚起的眉梢盡是惑人的風情。裴易看的一呆,片刻才反應過來,他裴易什麽時候看一個女人看呆過?

“等美麗的姑娘是我的榮幸。”

他可是情場高手,閱人無數,要是別人說這樣的話難免輕浮,可偏偏從他嘴裏說出來,就連餘俏俏都聽出了真誠。

至於可不可信,她心裏當然跟明鏡兒似的。

可這個男人,倒是很有點意思。

殊不知,此時裴易心裏也是這樣想的。

眼前的女人,就連一舉一動的風情都是賞心悅目的,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反感。這樣想著,他更下定決心,要拿下她!

宴南城當然看不得蘇顏受委屈,所以早就吩咐下去,關於宏達那邊的事。

得罪了宴氏,宏達在海濱市當然不會好過。

前幾天許釗陽還春風得意呢,這幾天卻是愁眉緊鎖。心裏恨極了宴南城,可卻沒有任何辦法。

宴南城一直就看不上他,更不會給他任何麵子了。

最重要的是,他確定宴南城不會隨意對宏達這樣的一個小公司出手。而且,打壓是從上次雲升的事之後開始的。

他懷疑,宴南城是為了蘇顏。

畢竟,爸已經確定,宴南城是真的和蘇顏領證了。

“叩叩叩。”

敲門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人走了進來:“許總。”

看著來人難看的臉色,許釗陽心情更差:“出去。”他當然知道現在宏達的情況,可就算他本事再大,也不是宴氏的對手。

解鈴還須係鈴人。

想到這裏,許釗陽拿起手機,翻到一個電話撥打出去。

蘇顏看著來電顯示,眉頭皺了下,許釗陽?

她一直跟在宴南城的身邊,對公司的事還是很清楚的。最近在宴南城的身邊著實被調教的敏銳了許多,所以一下子就猜到許釗陽的來意。

直接摁下結束通話。

這個男人的聲音,她是真的不想再聽見!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許釗陽沉下臉,她竟然不接電話。

該死的女人。

可想到現在的情況,還是再一次打了過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一連三次。

許釗陽終於明白,他被拉黑了!

操!

他一把將手機扔出去,砸了個稀巴爛。

“這是怎麽了?”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來,隨著這聲音,一個人影走了進來。看模樣也就三十歲左右的模樣,一身旗袍襯的身材極好。

“媽。”

許釗陽看向來人,“你怎麽來了?”

許佳佳抿唇笑了笑:“聽說你最近很不開心,所以來看看你。”她走到許釗陽的身邊,溫柔的看著他:“是公司遇到什麽事兒了?”

她能成為宴海川的女人,當然是有本事的。

“一些小事。”

許佳佳心疼又無奈的看著他:“我是你媽,有什麽事還不能跟我說嗎?”再說了,宏達雖然是許釗陽創立的,可她也有參股。

“我可以處理好。”

因為他的出身,他必須證明自己,才能讓爺爺更關注他。

許佳佳要是沒先瞭解,也不會來這裏了。

“宴南城也真是的,畢竟你們是兄弟。”許佳佳說著:“最近宴氏針對宏達的訊息,整個海濱市都已經傳遍了。”

兄弟?

許釗陽眼裏閃過一抹諷刺。

在宴南城的心裏,他隻怕比陌生人還不如,又什麽時候把他當兄弟過?

許佳佳也知道說錯了話,眼裏閃過一抹歉疚。低聲道:“陽兒,我去找找你爸爸吧。”

宴海川畢竟是宴南城的二叔。

“嗬……”許釗陽冷笑一聲:“就算是找爸,又能有什麽用?。”

宴南城向來目中無人。

不知想到了什麽,他看向許佳佳:“媽,對了,你和薔姨不是好姐妹嗎?”

“是啊。”許佳佳笑了笑,她能搭上宴海川,那些出身豪門的姐妹可都是其中的踏板。而且,她極會經營關係,就算成為了情人也沒讓那些姐妹與她生分。

“聽說,薔姨有個女兒……”

蘇顏完全將許釗陽拋諸腦後,反而覺得輕鬆了許多。

她早就該走出來了。

三年來,就她一個人苦苦支撐吧。

現在,她相信就算見到許釗陽,也可以大聲的說一句無所謂了!

剛做完手裏的工作,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看見來人,她揚起一抹笑:“宴總。”

這段時間,她早已經適應了。和宴南城之間的相處也愈發的融洽,在這個新環境過的很不錯。

而且,因為上次那個策劃案的事,公司的人對她都改善了看法。

相處的也還算不錯。

“走,下班了。”

宴南城不知是不是遇到了什麽開心的事,所以唇角微微上揚著,看起來心情就很好。

“現在?”這會兒才下午呢,有點大早了吧。

宴南城不由分說,直接拉住她的手:“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蘇顏被拖著,急忙小跑著跟上:“我們現在回家嗎?”最近公司比較忙,她上週末都沒去看媽。

宴南城頓了頓,“你想回家?”

看著這眼神,蘇顏急忙搖頭:“不,不是。”這家夥,隻要在家裏就隨時隨地……

真是臭不要臉。

宴南城拉著人上了車,時聿剛準備開車,卻聽身後傳來聲音:“媳婦兒,打個電話,叫安經理一起。”

安錦瑜?

時聿的臉皮顫了顫:“宴總……”

宴南城睨了他一眼,時聿隻能閉嘴。

沒一會兒,車上已經坐了四個人。安錦瑜……順理成章的坐在了副駕駛,剛上車就歡喜的看向後座的兩人:“謝謝宴總,謝謝顏顏。”

春日度假山莊。

蘇顏怎麽都沒想到會是來這樣的地方,轉眸看向宴南城。

宴南城不可置否,拉著她朝裏麵走去。

安錦瑜更沒想到這樣的事還有她的份兒,尤其,是和時聿一起。

這一點更叫她開心了,眸子轉了轉很是識趣的開口:“宴總,讓時助理帶我看看就行了。”他們,就不打擾宴總和顏顏了。

宴總好心帶她來,她當然要識趣些。

宴南城眼裏閃過一抹滿意:“好。”

時聿一臉苦色,卻也隻能認命。

看著兩人走遠,蘇顏這才開口:“宴總……”

“恩?”

“南城。”她急忙換了稱呼:“明明錦瑜長的也好,性格也好,能力又那麽強,對時助理的心意也很明顯。怎麽時助理偏偏避而不及呢?”

這還真是……奇怪。

宴南城沒回答,而是看向了她:“你很關心?”

“就是好奇嘛。”蘇顏笑著解釋:“要我是時助理,我都會動心呢。”

宴南城眸子閃了閃,側眸看向蘇顏:“我和安經理,誰條件更好?”

“啊?”蘇顏一時沒反應過來,可在宴南城的眼神威逼下隻能開口:“那肯定是你啊。”

很好,很滿意。

宴南城越發的湊近她,眸光灼灼:“那你動心了嗎?”

砰!

砰!

砰!

心跳加速的聲音,就像是炸雷一樣,在她耳邊響起。

她心神慌亂,腦子一片空白。

隻能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他似乎在張嘴說什麽,可她卻一個字都聽不見。

宴南城看著她傻愣愣的模樣皺了下眉,剛要說什麽,卻見她又傻傻的點了頭。

他心裏頓時被巨大的歡喜淹沒。

這種感覺,簡直比他當初接手宴氏,更讓他愉悅。

他攬住女人的腰肢,蘇顏一下子反應過來,卻是頓時紅了臉頰。有些小心翼翼的抬眸看了一眼走在身邊的人,她這是……心動了嗎?

還是說……

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哇!溫泉!”

露天溫泉。

“恩。”宴南城的聲音很是柔和了幾分:“看你天天加班挺辛苦的,所以帶你來放鬆一下。”

真好!

“這裏沒有別的人嗎?”

“暫時還未對外營業。”宴南城笑著解釋:“行了,去換衣服吧,都給你準備好了。”

這待遇!

蘇顏腦子一熱,轉頭‘吧唧’一下親在了宴南城的臉上。

親完她就後悔了,不等男人開口,轉身就朝著更衣室走去:“那個,我去換衣服。”

宴南城抬起手,摸了摸臉頰。

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這輩子,她是休想逃掉了……

蘇顏關上門,拍了拍她的臉頰:“蘇顏,冷靜一點!”

可下一秒,看著麵前的泳衣,她的臉色黑了黑。這……除了能遮住最重要的位置,簡直也太……暴露了吧……就被推開了,走進來的人卻是宴南城:“走。”他的話不多,可蘇顏立馬就乖乖的站了起來:“去哪?”宴南城睨了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蘇顏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剛走出辦公室,就見莊若藍站在外麵。看見兩人同時出現,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可還是對著宴南城道:“南城哥哥,蘇顏也跟我們一起回宴家嗎?”按照以往的慣例,宴南城過生日都是要回宴家老宅的。“你……要回宴家?”蘇顏看向宴南城,眸子裏全是疑惑。宴南城沒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