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rn試試就知道了

聿瞪大眼睛看著宴南城,隨即忙不迭點點頭,轉身向外走去。走出宴南城的辦公室,時聿靠在牆上,深深地撥出一口氣。剛剛也算是逃過了一劫吧!辦公室裏。宴南城還在仔細地回味著時聿的那段話。自己是不是真的給蘇顏造成太大的壓力了。在他的眼裏,因為那段往事,已經惦念蘇顏十幾年了。這是他視若珍寶的女人,連帶著,他希望她完完全全、永遠永遠屬於自己。所以當她身邊出現任何異性的時候,宴南城都會覺得暴怒。可是冷靜下來想一想,...這話問的。

裴易一下子都沒反應過來。

是他拒絕的還不夠明顯嗎?

“如果不是因為餘俏俏,那你能不能試著和我處一處。”宴歡歡看著裴易,這纔是她的目的。

裴易的臉色黑了黑。

感情上的事,哪裏有這麽隨便?

“歡歡,我不適合你。”

“我不管!”宴歡歡直接道:“我喜歡你!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歡很喜歡你!”

隻要能和裴易在一起,怎樣她都願意。

哪怕,跟以前那些女人一樣。

想著,她一把抱住裴易:“裴易!”

下一秒,裴易就直接推開了她:“你剛才說的沒錯,我喜歡餘俏俏。”頓了頓,補充道:“認真的。”

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餘俏俏可不知道還有這一出,這會兒笑眯眯的將蘇顏送上宴南城的車:“小顏顏,回家可要注意一點哦。”畢竟……現在可和以前不一樣了。

蘇顏一頭霧水,宴南城已經直接關上車門。

“我還沒問俏俏,她什麽意思呢。”蘇顏看向宴南城:“你怎麽就把門關上了?”

宴南城的視線掃過來:“你想知道她的意思?”

蘇顏眨眨眼,沒說話。

但意思很明顯了。

宴南城笑的多了幾分深意:“晚上回去……一定讓你明白。”

蘇顏臉頰一紅,不用晚上回去了,她現在就明白了。

該死的俏俏!

口無遮攔。

不過……提到這件事,她轉眸看向宴南城:“裴易到底是什麽意思啊?”

“什麽?”

宴南城皺眉。

“俏俏說,裴易老纏著她。”雖然她對裴易的印象也不錯,可她當然是要站在閨蜜這邊的。就算裴易樣樣都好,要是餘俏俏不喜歡,那也是不好。

“纏著?”

宴南城挑眉,重複了這兩個字。

這可不像是裴易的作風啊。

他雖然對裴易的私生活瞭解的不多,但一向也隻知道纏著裴易的女人不少。

但能被裴易‘纏著’的,這還是第一個。

蘇顏點頭:“今天我們遇見裴易了……”說著,她將上午在咖啡廳的事說了一遍:“南城,裴易這是什麽意思啊。”

宴南城微微一笑,沒正麵回答這個問題。

而是反問蘇顏:“所以你現在……是在跟你的老公打聽別的男人?”

宴南城的聲音裏帶著危險,蘇顏聽的心頭一顫,忙道:“那……裴易不是你最好的兄弟嘛。”所以她才會多問一句。

“所以你就可以跟你老公打聽別的男人?”

宴南城反問:“別想問了,你,隻能是我的!”

這話說的。

蘇顏頓時紅了臉。

“我是我自己的!”纔不是你的。

宴南城一頓,繼而緩緩開口:“那好吧,我是你的。”

蘇顏莞爾。

“既然如此,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吧。”

宴南城微微一笑,看著蘇顏的笑臉,心裏就已經覺得很滿足。

正這樣想著,卻見蘇顏側眸看了過來:“宴先生,我想請問一下……你到底看中我什麽地方了?”以前她還覺得,宴南城和她之間隻是一場交易。

可自從兩人敞開心門之後,她才知道,原來這個男人,是真的將她放在心上的。

“大概……是看中了你的蠢。”

宴南城唇角勾起,眸子微眯著,心情顯然很好。

蘇顏輕哼一聲:“我纔不蠢呢。”要說最蠢的,就是被許釗陽欺騙的那三年了吧……

“是,你說不蠢就不蠢。”宴南城開口。

蘇顏滿意的笑了,可片刻才反應過來:“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好?”甚至,都讓她有些莫名其妙了。

“誰讓,我愛你。”宴南城在心裏道,從很久很久以前……

蘇顏的臉更紅,可心裏卻跟吃了蜜似的,甜酥了!

車子很快回到毓秀苑。

宴南城拉著蘇顏進了屋:“我工作上還有一些事沒處理完。”

蘇顏忙道:“需要我幫忙嗎?”

畢竟,她這個助理可不蓋的哦!

“好。”宴南城點頭。這幾個月的時間早已經習慣了蘇顏就在他的身邊,所以一天沒見他還真有點不習慣,這才會罕見的把工作帶回家來處理。

正好,也可以和蘇顏相處。

蘇顏唇角揚起:“有我在,很快就可以的!”

的確,有蘇顏一起,速度快了許多。

看著其中一份檔案,蘇顏忽然想起一件事,抬眸看向宴南城:“南城,當初那個拿資料給許釗陽的人,查出來了嗎?”

提到這個話題,宴南城皺了眉頭。

“沒有,那個人手腳很幹淨,沒留下什麽蛛絲馬跡。”

“但那個人,一定得查出來!”

否則,下一次還不知道會丟什麽東西。

其實,他心裏已經有了隱隱的猜測,隻不過沒有證據所以什麽都做不了。

“還有,上一次青檸酒店的幕後主使人,我也一定會很快查出來。”他抿唇,輕聲開口。雖然沒查出來是誰,但許釗陽既然出現在了青檸酒店。

那就由不得他不懷疑了。

新仇舊恨。

最近宴氏對宏達的打壓可是一點兒都沒鬆懈。

當然,宴南城做的還不算明目張膽。

可暗地裏卻已經讓宏達吃了好幾個虧了。

蘇顏點頭:“恩。”

想到上次青檸酒店的事,她還心有餘悸呢。

忽的,宴南城從錢包裏翻出一樣東西遞了過來。

是一張銀行卡。

蘇顏眨眨眼:“這是……”

“以後……就要麻煩宴太太管家了。”他輕笑著,手裏的卡自然是他的銀行卡,這些年的工資和分紅都在裏麵。

不用想蘇顏也知道,卡裏肯定有一筆钜款!

她把卡往回推了推:“算了,我不能收。”

太多了。

她已經虧欠宴南城很多了……

宴南城略板著臉一本正經的開口:“這是你該收的。”他看著,別人家都是這麽做的:“以後我們家的事,就要辛苦你拿主意了。”

拿主意?

蘇顏眨眨眼。

宴南城接著道:“恩,你負責拿主意就行。“至於實施的人,有他。

蘇顏抿唇:”其實,你不用對我這麽好。“她覺得受寵若驚,誠惶誠恐。

宴南城也不辯解,隻堵住她的唇。

這些話,他不想聽。

他隻會身體力行的讓蘇顏知曉,她值得。

莊家。

宴歡歡遇到了事不知道要和誰說,隻能來找莊若藍了。

這會兒宴歡歡正坐在莊若藍的房間裏哭的很傷心,一雙眼睛腫的跟核桃似的。莊若藍看的煩躁的很,可麵兒上卻還是做出關心的模樣:”歡歡,你這是怎麽了?“

宴歡歡抽噎著開口:”若藍姐姐,今天……“今天裴易居然在那樣的場合,用那樣的方式……殘忍的拒絕了她。

”裴易說,他喜歡餘俏俏!“

宴歡歡是真的十分生氣,並且還不能理解。

為什麽?

她不夠好嗎?

餘俏俏那妖精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朝三暮四的女人。可她呢?一心一意隻喜歡裴易一個人,最後卻還要麵臨這樣的結局。

莊若藍關切的看著宴歡歡:”不會吧……“

”他親口跟我說的。“宴歡歡開口:”他說了,一點都不喜歡我,隻喜歡餘俏俏。“

要不是因為餘俏俏,她相信裴易絕不會對她這麽狠心。

”我想,肯定是餘俏俏太過於有心計了,你呀,就是單純。“莊若藍輕聲道,語氣似乎還有幾分歎息:”而且……餘俏俏一看,就很會勾引人。”

“裴易肯定是受了她的矇蔽。”

這話說的,可全說到了宴歡歡的心上了。

她心裏也是這麽想的。

“真的嗎?”她楚楚可憐的抬眸看著莊若藍:“那我該怎麽辦?若藍姐姐,我就隻喜歡裴易。”

憑什麽!

“這……”莊若藍咬著下唇:“我覺得,還是要從餘俏俏下手。”

“隻要能讓餘俏俏知難而退,那裴易遲早會想明白的。”

莊若藍低聲道:“而且……你該學著,怎麽去和裴易相處。”畢竟,裴易和宴南城不一樣。

裴易本來就三心二意飄忽不定的,不能用常理去對待。

宴歡歡抬眸:“怎麽相處?”

莊若藍的眸子閃了閃,俯身湊近宴歡歡。

不知說了什麽,宴歡歡的臉頓時就紅了,眸子也有些羞怯:“若藍姐,你說的……是真的?”這樣的法子,真的可行嗎?

“不試試怎麽知道?”

莊若藍反問,“我猜,餘俏俏就是靠的這樣的手段!”

提到餘俏俏,宴歡歡頓時就不再猶豫了。

當即點頭:“好!我一定會去試試。”

莊若藍揚起一抹笑,眉眼彎了起來:“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是我出的主意啊。”她眨巴眼睛。

宴歡歡忙點頭:“若藍姐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說的。”

莊若藍這才鬆了一口氣。

宴歡歡雖然蠢了一點,但講義氣這一點,她還是很喜歡的。

宴歡歡似乎很著急,這會兒已經站了起來:“那……若藍姐,我就先回去了。”她得回去好好合計合計,看這個法子到底怎麽用。

一定是要……出奇製勝的。

當然,現在最緊要的,她要去找餘俏俏。

告訴那個女人,別在糾纏裴易。

就和以前那些女人一樣。

莊若藍笑著點頭:“好,那你也早點回去休息,路上千萬注意安全。”去:“時聿,你嚇死我了!”時聿扯開一抹笑容,迅速收斂:“裴先生,宴總讓我來告訴您,從明天起,夫人不會再來這裏上班了。”裴易頓時明白過來,表情有些僵硬,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看來,宴南城這是真放心上了啊。真是……悔不當初。蘇顏一路上都提著心,時不時的側眸看一眼身邊的男人。宴南城轉身開著車,可一隻手卻是緊緊的抓著她的手。砰!駕駛座的門被關上,蘇顏嚇了一跳。緊接著,副駕駛的車門被開啟。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