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不該侮辱了狗

男人。可她的力氣哪裏推的開?宴南城但笑不語,看著小丫頭口是心非的模樣,眸子裏全是笑意。繁華的都市似從來沒有夜晚,雲升的事暫告一段落,裴易下了班就直奔夜色。夜色。是海濱市一家酒吧,當然,也是裴易常去的地方。“裴爺。”他剛邁進去就有經理笑著迎了上來:“您可是好幾天都沒來了。”裴易心情還不錯,擺了擺手,剛要說什麽……眸子卻是落在了一個方向。角落的卡座裏,隻有一個女子坐著。一身紅裙,即便隻是背影也能看出那...蘇顏睡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夕陽的餘暉落在小洋房前麵的江水裏,再倒映著照進屋內,美的有些晃眼。

蘇顏伸了個懶腰。

剛準備去看看冰箱裏有什麽吃的,就見房門剛好被開啟,走進來的人赫然是宴南城。

她揚起一抹笑:“南城,你忙完了?”

那模樣,赫然是一個在家裏等著丈夫歸來的小妻子……

不過,她也的確是他的妻子。

“恩。”宴南城點頭,可還沒說話,隻見宴歡歡也跟著走了進來。抬眸看著蘇顏的眼裏全是恨意,不過很快就再一次低下頭。

蘇顏一愣,轉頭看向宴南城,眼裏全是疑惑。

宴南城看向宴歡歡,眼裏的意思很明顯。

宴歡歡隻能低聲開口:“對不起……”

聲音低低的,以至於蘇顏都沒聽到她說了什麽,臉上的表情更疑惑了。

宴歡歡轉身就要走,可手臂卻被宴南城拉住了。他的聲音沉穩而平淡,“好好說。”

宴歡歡眼裏的恨意更濃了些,緊咬著下唇,最後索性閉著眼睛大聲開口:“對不起!”說完,轉身就跑了。

宴南城這一次倒是沒阻攔她。

蘇顏這一次倒是聽清楚了,可整個人也更迷糊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宴歡歡為什麽要和她道歉?真是……莫名其妙。

想著,她看向宴南城:“她這是……”

宴南城這才解釋:“前幾天在網上流傳的關於你那天在魅夜的照片,是她拍的。”他輕聲開口,看著蘇顏的眼裏有些關心和擔憂。

這女人,不會生氣吧。

蘇顏抿唇,許久才道:“宴歡歡,為什麽要針對我?”

難道是為了許釗陽?

為許釗陽,打抱不平?

還是…莊若藍?

但不管是誰,宴歡歡這樣的行為……

宴南城輕聲道:“這一次給了她教訓,相信不會有下一次了。”就算宴歡歡還有那樣的心,他也不會在給她那樣的機會。

“謝謝。”

許久,蘇顏才輕聲開口,看著宴南城的眼神有些複雜。

宴南城上前一步,攬住她:“其實我先前在想,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但我還是決定告訴你,不過……我擅作主張,你不會怪我吧。”

蘇顏心裏本來有些這樣的想法,但宴南城這樣直白的說出來,她反而釋然了。

“不會。”

宴南城這才笑了起來。

他想,力所能及的能為蘇顏做點什麽。

“走。”他抓住蘇顏的手,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去哪兒啊。”蘇顏有些疑惑。

“去吃飯。”

宴歡歡才剛從毓秀苑走出去,就直接給莊若藍打了電話。

沒一會兒,兩人就約在了一家餐廳見麵。

看著宴歡歡紅彤彤的眼,莊若藍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連忙關心的詢問:“歡歡,這是怎麽了?怎麽哭了?”

宴歡歡本來生的也好看,現在一哭更顯得梨花帶雨的,莊若藍看著都有幾分不忍。

可她想到蘇顏,麵容就一陣扭曲。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開口:“還不是因為蘇顏那個賤人!”

如果不是因為蘇顏,大哥怎麽會讓她受這麽多委屈?大哥一直都很疼愛她,平時就算她做的過分了,也隻是斥責兩句。

宴歡歡抽噎著將前因後果說了出來,當然,大多數的過錯都是在蘇顏身上的。

比如……

“我那天是真的看到蘇顏在酒吧,而且還跟那個男人說說笑笑的。別提多開心了,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麽好東西!”

“可是,大哥就是不相信我,還逼我去跟她道歉!”

“蘇顏她配嗎?”

宴歡歡反問,她是真的覺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

要不是宴南城逼迫,她是絕對不會也不可能去跟蘇顏道歉的。

莊若藍微微皺了眉:“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南城哥哥也太過分了……”不管怎麽樣,照片都擺在那裏,蘇顏就是去了那種‘不三不四’的地方。

“就是!”宴歡歡點頭:“也不知道蘇顏那個賤女人到底是用了什麽鬼蜮伎倆,居然能讓大哥對她那麽死心塌地!”

甚至連爺爺也要反駁,而且……現在連對她也這麽狠了。

莊若藍剛想說什麽,可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兩人,頓時閉了嘴。

宴歡歡還要說,她眨了眨眼睛。

不等宴歡歡開口,就急忙站了起來,微微拔高了聲音:“南城哥哥,蘇顏!”

宴歡歡一下子愣在原地。

吃個飯也要遇見蘇顏那個賤女人嗎?真是倒黴透了。

宴南城和蘇顏對視一眼,緩步走了過來。莊若藍揚起一抹笑容:“好巧,你們也來這裏吃飯嗎?”濱海市那麽大,偏偏就是這一家。

宴歡歡站起來,睨了一眼蘇顏。

轉身挽住莊若藍的手:“若藍姐,我們走!”

莊若藍臉上的笑僵了僵,可還是點了頭:“恩,好。”宴歡歡都這麽說了,她當然也不好再說什麽……

可宴歡歡走之前還沒忘記說一句:“這裏有一股怪難聞的味道,騷臭騷臭的,真是一分鍾都呆不下去了!”

蘇顏的眼神冷了冷。

她當然知道宴歡歡這話意有所指,更知道說的就是她。

宴南城的臉色也冷了下來,還以為這個丫頭會記事,可這才幾分鍾,就有忘的一幹二淨了。

他剛想說話,蘇顏拉了拉他的手。

“莊小姐,下次出門,就不要帶狗了。”蘇顏輕聲開口,臉上還帶著淺淺的微笑。

莊若藍臉上一陣尷尬。

宴歡歡氣的不輕:“蘇顏你……”

莊若藍給了她一個眼神,這纔看著蘇顏道:“蘇顏,你……這樣說話,有點過分了吧。”莊若藍的模樣很無辜,說話的語氣更是溫柔。

這模樣……

蘇顏忽然想到了一個詞——白蓮花。

真是好一朵與世無爭的白蓮花。

“莊小姐說的也是。”她點頭,看了看宴歡歡。這才道:“是我錯了,我不該侮辱……不該侮辱狗。”

宴歡歡本來等著她的好話,卻沒想到……蘇顏竟然說她連狗都不如!

賤人!

她張口就想罵回去,可宴南城的眼神就像是利劍一樣射了過來。

宴歡歡隻能到了嘴邊的話嚥了回去,恨恨的看著宴南城:“大哥,你就允許蘇顏這麽侮辱我?”再說了,說她是狗,那宴南城又算什麽?

宴南城微微皺了一下眉。

卻聽蘇顏接著開口:“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相信宴小姐你這麽善良的人,肯定是不會生氣的,是嗎?”

這話說的……可不就是剛才莊若藍的意思?

莊若藍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麽,蘇顏點了點頭,轉身就朝著裏麵走去了。

宴歡歡氣的不行,可宴南城在這裏,她也不敢說什麽話……

隻能恨恨的看著蘇顏的背影,跺了跺腳:“賤女人!”遲早有一天,她會讓蘇顏知道,得罪她的下場!

莊若藍勉強的扯了扯嘴角,輕聲勸道:“歡歡,我們先回家吧。”

蘇顏走在前麵,宴南城就在身後跟著,兩人都沒說話,可倒也不顯得尷尬。

一直到兩人走進了包廂,蘇顏才轉身看向身後的男人。咬著下唇的模樣有些緊張:“剛才的事……”她實在氣不過,所以才會那樣直接懟了回去。

但忘記了,宴南城還在一邊。

而宴南城和宴歡歡,畢竟是兄妹。

看著她關心的眼神,宴南城的心情就很好了:“沒事,你不必擔心我。”這一次他在一邊聽的清清楚楚,是宴歡歡先挑的事。

就算蘇顏不說話,他也不會允許宴歡歡那樣說蘇顏。

蘇顏抿唇笑了起來,眸子彎彎的,宴南城一下都看愣了。

“以後再有這樣的事你也不需要顧慮我的麵子,你忘了?當初在宴宅的時候,是怎麽和爺爺說話的。”

宴南城說著,走到了蘇顏的身邊。

微垂著眸子看著她:“我不希望你因為我而改變你的本性,你就是你。”他喜歡的,從來就是那個本來的她。

而不是,會為了任何人改變的她。

蘇顏展顏。

“你可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以前的宴南城冷冰冰的,就像是一塊冰坨子。

可現在……冰坨子倒像是有融化的跡象了。

蘇顏忍不住聯想到上一次,這家夥還趁著她睡著了,說他不會說話呢……

真是……

不要臉。

她正想著,宴南城卻正視著她,眼神十分認真:“以前我是不會的。”

“可遇見你之後,就無師自通了。”

宴南城聲音低低的,前所未有的入耳。

蘇顏和他對視著,耳邊隻能聽到‘咚咚咚’的心跳聲,連大腦都像是混沌了似的,腦子都轉不動了……

這男人。

比陳獨秀還秀!

可偏偏,那眼神卻真摯的讓她不會產生絲毫的懷疑。

許久,蘇顏才挪開視線,臉頰透著紅:“油嘴滑舌。”聲音低低的,帶著幾分嬌嗔。可其中的甜蜜卻幾乎要將人溺斃。

“先生……”服務員推開包廂門,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愣了片刻剛準備出去,蘇顏卻是一下子從宴南城懷裏鑽出來,找了個位置坐下。

宴南城更是鎮定異常:“上菜吧。”

那服務員頓了頓……道:“是這樣的,先生,您二位定的這道火山飄雪現在暫時沒了。您看……”

饒是宴南城,眼角也抽了抽,看向蘇顏。

蘇顏忙擺手:“那就不要了。”今晚加班。安錦瑜隻能歎息一聲,卻不得不答應下來。畢竟宴總說了,把時聿留下來陪她。這別說加班了,就是一直住在公司也成啊。剛下班,蘇顏還在整理檔案呢。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走進來的人卻是宴南城:“走。”他的話不多,可蘇顏立馬就乖乖的站了起來:“去哪?”宴南城睨了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蘇顏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剛走出辦公室,就見莊若藍站在外麵。看見兩人同時出現,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可還是對著宴南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