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我是他的未婚妻

避,在原地傻站了幾秒,正想著要不要先離開,宴南城卻突然轉過頭來。她隻好笑了下,“我來找你。”聞言,宴南城大步走了過來,牽起蘇顏的手,朝那邊走去。蘇顏掙了掙,沒掙開,也不想太大動作引人注意,隻好任由他牽著。事實上,這樣已經足夠引人注意了。最起碼,對麵莊若藍臉上的笑就微微滯了下,不過一瞬,她便彎起唇,微笑著走了過來。“宴大哥。”聲音柔柔的,帶著絲絲甜意,聽在耳中是一種享受。蘇顏聞聲看了過去。這是位很漂...搶救室。

門上的紅燈亮著,餘俏俏在門外走來走去……

宴南城和蘇顏匆忙趕來。

蘇顏一把抓住餘俏俏,臉上全是焦急:“俏俏,你沒事兒吧。”她聽說小區裏發生車禍了,而且兩個人直接送了搶救室,一男一女的時候,就擔心的不行。

生怕是餘俏俏出了什麽事。

卻沒想到,出事的不是餘俏俏,卻是裴易。

餘俏俏一向淡定的臉上此時卻寫滿了擔憂和驚慌,對著蘇顏搖了搖頭:“沒事,我沒事。”

現在有事的,是裴易。

她隻希望,裴易不要出事纔好。

宴南城的臉色沉著,看著兩個挨在一起搶救室都亮著紅燈,他沉著眸子看向餘俏俏:“肇事的人呢?”

“在裏麵。”餘俏俏回答,她皺了眉:“還好那個車主調轉了車頭,否則……”隻怕裴易當場就會……!

想到這裏,餘俏俏就覺得心裏難受的很。

她怎麽都沒想到,裴易竟會願意為了她做到這一步。

甚至是,連生命都可以付出。

若不是裴易的話,現在躺在裏麵的人,該是她。

宴南城抿著唇,他已經讓時聿去查監控了,而他們現在能做的,隻有在外麵守著,希望裴易可以平安無事。

沒多久,一陣腳步聲傳來。

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宴南城的眸子眯了眯:“二叔?”

宴海川一向吊兒郎當的臉上此時卻帶著幾分凝重,看見宴南城也是有些驚訝:“南城你,來的這麽快?”

這麽快?

宴南城有些疑惑,宴海川和裴易……沒什麽關係的吧。

這樣想著,收回了視線:“剛聽到訊息就過來了。”

宴海川鬆了一口氣,這才詢問:“兩個?歡歡在哪間?”

歡歡?

三人對視一眼,宴歡歡?

出事的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裴易,那女孩兒……莫不是宴歡歡?

三人都沒有說話,宴海川皺了下眉:“聽說,是歡歡撞了人,你知道撞的是誰了嗎?”

果然是宴歡歡。

宴南城眸子裏多了幾分深意,抬眸看著宴海川,緩緩吐出兩個字:“裴易。”

宴海川一下就愣住了,他怎麽都沒想到,被撞的人竟然是裴易!原本還想著,讓宴南城去處理這件事,隻要能用錢解決的,多少都不是問題。

可裴易,不差錢。

不過,裴易和宴南城的關係好啊。

想到這裏,宴海川看向宴南城:“南城啊……”他感歎著:“這事兒,還真是巧。”

巧嗎?

在知道宴歡歡的身份以前,他還沒什麽想法。

可知道肇事的車主竟然是宴歡歡時,宴南城心裏忽然有些沒底。宴歡歡,為什麽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毓秀苑?不過現在一切都還不能下結論,反正小區裏也有監控,那就等時聿調查的結果吧。

宴南城沒說話,隻是那生人勿近的氣息,宴海川看著也有些發怵。

他還真是想不通,大哥的性子一向溫和,怎麽生的這個兒子就是一個大冰塊!

不過他嚥了咽口水,還是道:“那個……南城啊,這事兒你看……”總不能讓時聿找歡歡的麻煩吧:“我相信歡歡也不是故意的。”

餘俏俏的臉色有些白,她看了看宴海川,似乎是想到了什麽。

可還是不太敢相信,最後收回了眸子,隻是一雙拳頭緊緊的攥起來。心裏默默祈禱,裴易……你可千萬不要出事。

“再說吧。”宴南城淡淡的出聲,這件事,還得看裴易什麽態度。

當然,裴易最好沒事。

至於宴歡歡……他當然是希望兩個人都平安。一個是妹妹,一個是最好的兄弟,誰出事都不好。

終於,一個搶救室的門被開啟。

是宴歡歡。

宴歡歡躺在病床上被推出來,此時臉色蒼白,額頭上還裹了紗布。

宴海川忙走過去:“醫生,這……”

“有些輕微的腦震蕩,但沒什麽大事。”醫生開口,說了一句就對著一邊的護士道:“送去病房吧。”

宴海川跟著過去了,而另外的三人都還在原地。

裴易還沒出來。

時間越長,餘俏俏臉上的擔心就越多。

蘇顏擔心裴易,可也擔心餘俏俏。

看著她那自責的模樣,連忙安慰:“俏俏,你別擔心,裴易肯定會沒事的。”

餘俏俏隻能胡亂的點頭,一直到現在她才覺得,裴易在她心裏……其實有了位置。她甚至恨不得,現在躺在裏麵的人是她。

裴易是代替她躺在裏麵。

就算是這樣,她還是緊緊的抓住了蘇顏的手。她很緊張,也很怕。

如果裴易出事的話……

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麽辦了。

“都是我,太任性了。”她自責的開口,蘇顏聽見她說話頓時鬆了一口氣,忙輕聲安慰:“不怪你,不怪你的,俏俏。”

“怪我!”餘俏俏開口:“如果不是他推開了我,現在躺在裏麵的人,應該是我……”

蘇顏一下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了。

隻能抱著餘俏俏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宴南城站在一邊,一直沉默。隻是聽見那話的時候掃了一眼餘俏俏:“為了你,他心甘情願。”

一句話,說的餘俏俏眼淚都掉下來了。

許久……

搶救室的門才終於被開啟了。

“送ICU。”說完,醫生就要朝著一邊走去,餘俏俏急忙抓住他:“醫生,人怎麽樣?”

“再看看。”醫生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凝重:“你是裴易的家屬?”

“我……”餘俏俏一時語噎,片刻才道:“我是他未婚妻。”

醫生點了點頭:“再觀察兩日,隻要這兩天蘇醒,就不會有生命危險。”說完,大步朝著前麵走去,作為這個醫院最權威的外科大夫,他還是很忙的。

餘俏俏頓時鬆了一口氣,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好!

想著,她急忙轉身跟著裴易去了。

重症監護室。

不能隨時進去探視,餘俏俏隻能坐在走廊裏,這會兒才發覺,她渾身幾乎都濕透了。心跳的極快,顯然剛才一顆心是高高懸著的。

蘇顏跟著到一邊坐下,也不知道要說什麽纔好。

隻能拍了拍餘俏俏的肩:“悄悄,別擔心,肯定會沒事的。”

“恩。”餘俏俏點頭。

肯定,會沒事的。

隻要餘俏俏不那麽緊張就好。

可時間也不早了。

宴南城看向她:“我在這,你們先回去休息吧。”隻怕兩個姑娘都嚇壞了,尤其是蘇顏,現在受不得驚嚇和擔心。

“不!”餘俏俏斬釘截鐵的回答:“我在這裏守著,你們回去吧。”

說著,似乎是怕宴南城拒絕:“一時半會兒他也醒不過來,你帶顏顏回去休息。”

看著餘俏俏堅決的語氣和眼神,宴南城點頭。

讓蘇顏一個人在家他也不放心。

兩人剛到家,宴南城就接到了時聿的電話:“宴總,監控視訊拿到了。”在小區裏出現了這樣的事,時聿自然很順利的就拿到了監控。

“什麽情況。”宴南城出聲詢問,語氣有些沉。

“恩……”時聿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麽回答:“我已經發您郵箱了,您看一下吧。”這些事,最好還是讓宴總自己看……

他說了,難免會帶著主觀情緒。

宴南城挑眉,片刻才答應:“好。”

“怎麽樣?”蘇顏大約猜到是誰的,轉眸詢問起來,她也很關心這件事。不管是為了裴易還是為了餘俏俏……

“在郵箱。”宴南城沒打算隱瞞,說著已經開啟了筆記本。

看完內容,兩人都沉默下來,監控裏清楚的顯示了宴歡歡是跟在裴易的身後進了毓秀苑,至於車,也是在見到餘俏俏和裴易車門之後才啟動的。

要說這沒點兒貓膩,宴南城都不信。

可他還是有些不願意相信,宴歡歡竟然是這樣的人……

宴歡歡,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狠毒了?

蘇顏也沒說話,隻是覺得呼吸有些急促。她萬萬沒想到,差點要了裴易性命的車禍,並不是一場意外……

宴南城看著她的樣子,有些後悔為什麽要讓她看。

連忙抓住了她的手:“顏顏!”

蘇顏轉過頭看著他:“她怎麽可以……這麽狠!”

如果不是裴易推開了餘俏俏……

她不敢想象。

可就算如此,裴易現在也在重症監護室裏麵躺著,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

反而是宴歡歡,已經轉入了普通病房,說不定現在都已經蘇醒……

真是不公平。

宴南城緊緊的抱住她,不知道該說什麽。

卻聽懷裏的人戚然的笑了笑:“也是,人心的醜惡,我早在一年前就見識過了!”那個時候……還不夠直接決絕嗎?

是她太蠢了!

“顏顏。”宴南城更是心疼的不行,還想安慰什麽。卻見懷裏的人皺了眉:“宴南城,我,我肚子疼!”

肚子疼?!

這可是大事。

宴南城一把抱起她,至於筆記本什麽都完全顧不上了。

直奔醫院。

看著蘇皺著眉難受的樣子,宴南城真是恨不得能替她痛。心裏對宴歡歡的厭惡更上了一層……就算那是他的妹妹。

可這件事,已經不是他能決定的了。

沒有人,能淩駕於法律之上。

這些證據,他會交給裴易,至於如何選擇。那就看裴易和餘俏俏了。

當下,最重要的還是蘇顏的身體……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究竟說了什麽。“我是說,男性朋友。”“哦,哪個部門呀?我認識嗎?”蘇顏飛快略過剛剛的話題,笑著問道。“IT技術部,你可能不認識吧,小職員罷了。”徐宗梓胡亂敷衍道。看著徐宗梓似乎沒有什麽細說的樣子,蘇顏倒也不甚在意。“你有心事?”徐宗梓率先開口問道。“心事?”蘇顏驚訝地看了一眼徐宗梓,好奇地問道:“為什麽這麽覺得?”“從小到大,你如果真的開心,眼底都是有笑意的。”徐宗梓笑著說道:“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