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許釗陽的約見

迫使兩人對視,然後發現那雙杏眼裏已經盈滿了水光。“真醜。”他嫌棄的擰起了眉,伸手為她擦了擦淚,“哭什麽?”“真不敢相信我居然看上了一個小哭包。”聞言,蘇顏眨了眨眼,不知道為什麽,心底莫名湧上來的悲傷突然散了。她甚至還有心情想,宴南城除了不要臉之外,嘴還有點毒。宴南城離開後,蘇顏坐在沙發上,盯著窗外發呆,直到手機震動聲讓她回了神。點開手機,一條訊息瞬間竄進了蘇顏視線。——聽說雲升要被宴氏收購了?是不...蘇顏忍不住勾唇笑了起來,媽媽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宴南城下班的時候阮嫻還在家,看著人回來了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來。這是誰?宴南城哎!

整個濱海市最高高在上難以接近的人。

一年前,她是怎麽都想不到有一天她的女兒會嫁給這個男人的!

這可是相當於……飛上枝頭做鳳凰了。

倒是宴南城,神色從容且自然:“媽,這裏就是自己家,不用拘束。”那語氣,倒是讓阮嫻受寵若驚。

一時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還是蘇顏開口了:“媽媽,您坐下。”

阮嫻才剛從醫院裏回來,身體還很虛弱呢。不能一直站著。

“哎,好。”阮嫻答應一聲,眸子裏更像是多了幾分感動:“坐,坐,我這就坐。”

蘇顏還沒告訴她,關於爸爸去世的事,是怕刺激到阮嫻。

而阮嫻倒也像是徹底忘記了爸爸這個人一樣,一直都沒提起。蘇顏看著又是心疼又是難受,還有幾分遺憾。

不過,這一切都抵不過阮嫻醒來的喜悅。

而且看阮嫻的狀態,恢複的很好。蘇顏心裏當然很開心,晚上的時候特意讓人送了一桌豐盛的飯菜,這不,大家馬上就可以開始吃飯了。

宴南城知道大家都在等他,皺了下眉。看著蘇顏:“以後不用等我。”別餓壞了。

蘇顏抿唇笑了笑,還沒開口呢。

阮嫻已經急忙說了:“沒事沒事,南城你在外麵工作辛苦了,就算是等一會兒都是應該的。”那眼神和語氣……蘇顏看著有些心疼。

宴南城皺了下眉,這樣的語氣讓他有些不舒服。

再說,他也並不是什麽都不懂,相反,隻是不想和那些人打交道。

可阮嫻不一樣。

阮嫻是蘇顏的媽,那也是他的丈母孃。何須用這樣的態度對他?

“吃飯吧。”宴南城點頭。

是夜。

蘇顏和宴南城回到臥室。

蘇顏有些欲言又止的抬眸看了看宴南城,許久才道:“南城,媽媽她……”都隻是擔心她過的不好吧。

所以,才會對宴南城用上那樣的語氣。

宴南城豈會不知?

這會兒長臂一伸就將人攬入懷裏,低聲對著懷裏的蘇顏道:“我知道。”他都知道,什麽都知道。

蘇顏唇角咧開一抹笑容,一顆心都暖暖的。

正想著,宴南城已經俯身吻了下來,蘇顏非但沒有拒絕,而且還熱情的回應著。宴南城眸子裏閃過一幽光,微一用力就將人抱了起來。

蘇顏的腳不能落地,隻能緊緊的靠在宴南城的身上。

這自然是宴南城想要的。

宴南城的眸子深了深,手已經滑入了衣服裏,蘇顏的身子一軟,幾乎癱軟在宴南城的懷裏。

一夜歡愉。

幾乎天要亮的時候蘇顏才得以休息,沒幾分鍾就沉沉睡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

宴南城去上班了,家裏也就隻有阮嫻和林姐以及安安小家夥。要是以前隻有兩個人,蘇顏當然不會不好意思。

可現在,蘇顏還真很不好意思。

簡單的吃了飯,還特意穿上了高領的衣服。安安還小,一天幾乎二十個小時都是睡著的,就算醒了也隻是喝點兒奶就接著睡了。

休息了一會兒,蘇顏準備去鍛煉的時候,阮嫻也跟著下了來。

“小顏。”

阮嫻笑眯眯的走過來。

昨天阮嫻出院的時候,宴南城就吩咐人送了不少衣服過來。此時阮嫻穿著一身得體的旗袍,將本就姣好的身材襯托的愈發好。

“媽!”蘇顏輕聲開口:“您怎麽下來了?您現在該多休息纔是。”

“當然是找你有事。”阮嫻拉著她走到一邊坐下:“你說,媽媽隻是睡了一年,怎麽就變化這麽大呢?”

蘇顏有些疑惑。

阮嫻接著開口:“以前,媽媽是怎麽都不會想到,你會嫁給宴南城。”

宴南城,幾乎是整個濱海市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

蘇顏的臉紅了紅:“以前,我也沒想到。”現在的一切,都還像是做夢一般……要不是她確定現在的一切都是真的,她還不太相信。

“所以啊。”阮嫻拉著她的手:“小顏你可千萬要好好的抓住了南城的心。”她的語氣有些別樣的味道。

蘇顏一愣,一下子沒明白阮嫻的意思。

這一年來……

都是宴南城一直陪在她身邊,在她最無助,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也是他陪著她渡過一個又一個難熬的深夜,她也從原本的不相信愛情,變成了現在和宴南城的心心相印。

她從沒擔心過,和宴南城的感情會出問題。

“媽媽也是提醒你,為了你好。”阮嫻看著她似乎不懂,又解釋了一句:“你聽著就行,我知道你和南城的感情好……但該防的,一定得防著。”

宴南城在外麵上班,那外麵多少漂亮姑娘啊?

見到宴南城這樣的人,隻怕是一把一把的往上撲。

蘇顏不大愛聽這樣的話,可畢竟是阮嫻說出來的,也沒別的辦法隻能聽著。甚至這會兒還要硬著頭皮點頭:“媽,我知道。”

一顆慈母心,她當然知道。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阮嫻的眸子彎彎的,似乎對這樣的回答很滿意:“那你再休息幾天,可得盡早去上班了。”

阮嫻為她規劃:“到時候你還可以跟在宴南城的身邊,這樣媽媽才放心。”

“好。”蘇顏點頭,她也想早點去上班了,不過不是為了看住宴南城……隻是已經習慣了那樣的生活,所以在家裏會覺得無聊的很。

而且安安醒著的時間很少,所以蘇顏每天的空閑時間很多。

阮嫻的話說完了,這才道:“行吧,那你鍛煉,我先上去了。”

“恩。”

蘇顏笑著點頭。

卻沒想到阮嫻才剛走呢,蘇顏的電話就再一次響起。

看著來電,她的眼裏閃過一抹冷色。

事到如今,許釗陽竟然還有臉給她打電話!

不過就算不屑,蘇顏思索了片刻還是接起了電話。

“顏顏……”許釗陽的聲音裏帶著幾分故作的深情,就像是幾年前誆騙蘇顏的時候那種聲音……

可那個時候的蘇顏覺得,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許釗陽的聲音更好聽的人了,可現在……卻隻覺得惡心。

她冰冷著語氣:“有什麽事。”

若不是她的手裏已經拿到了關於許釗陽當初處心積慮謀奪雲升並故意設計陷害爸爸的證據,她是絕對不會接這個電話的,惡心!

“我,能見見你嗎?”許釗陽的聲音裏全是頹廢,他是真的沒辦法了。莊家那邊似乎已經考慮接觸婚約的事了,許釗陽……隻能寄希望於蘇顏的身上了。

希望……蘇顏還顧念舊情最好。

蘇顏的眸子閃了閃,直接問:“找我有事嗎?”

“有……有些事。”

許釗陽有些猶豫,這一年來他和蘇顏也打了幾次交道。可不管哪一次,蘇顏對他都是冷臉……

“什麽時候。”蘇顏想了想,直接開口。

“現在!”許釗陽大喜,隻要蘇顏答應,那就代表還有希望。可說完之後又覺得似乎說的太快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現在,方便嗎?”

“地址發給我。”

蘇顏結束通話電話,上樓洗了澡。這才換上衣服準備出門了,阮嫻看著她要出門連忙站了起來:“小顏,要出門嗎?”

“恩。”蘇顏點頭:“出去有些事,晚飯不用等我。”

現在已經下午時間了,她見完許釗陽應該就直接去找宴南城了。

所以,晚飯可能不會回來吃。

而阮嫻看著蘇顏穿的漂漂亮亮的,隻當剛才她說的話都被聽進去了,這會兒是準備去見宴南城呢。

所以開心的不行,忙對著蘇顏道:“好,你去你去,放心,我在家裏會照顧好安安的。”

蘇顏也沒解釋,轉身就出了門。

時光。

蘇顏對這裏很熟悉,以前她和許釗陽在一起的時候,最常來的就是這裏。

這裏的價格不貴,但情調不錯。

甚至,他們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這裏。

以前走進這裏,滿心滿眼的都是甜蜜,可現在……卻隻覺得諷刺。

也好,在這裏開始,那就在這裏做個了斷。

以後,她隻想好好的,和宴南城安安一起,往前看。

“顏顏,這裏!”她才剛進餐廳,許釗陽就站起來,臉上還帶著笑意,對著她揮了揮手。

恍然有一種回到一年前的感覺。

可這種感覺也不過隻是一瞬間,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現在的她,再也不會如同以前那樣蠢了。

她麵無表情的走過去,在許釗陽的對麵坐下。

許釗陽揚起一抹笑,看著蘇顏的眼裏帶著震驚和讚歎:“顏顏,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以前的蘇顏,一張精緻的臉上全是未曾經曆過風雨的不諳世事與天真。

可如今,那天真被磨去了許多,多了幾分成熟,但隻更襯托了她的氣質,絲毫不會讓人覺得難受。

總之……恰到好處。

一切都是剛好。

蘇顏連禮貌的假笑都沒有,隻看著對麵的人:“有什麽事直接說吧。”她的時間很寶貴,不想過多的浪費在這些無關的人和事上……話!別看剛才boss走的那麽幹脆,這位姑奶奶要是萬一受點委屈,他絕對是第一個衝過來的,沒準還會拿自己開刀。為了安全起見,時聿覺得自己還是跟著這人比較好。蘇顏沒再多說,轉身徑直往裏走。剛進門,便遇到了一個熟人,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份遞到眼前的辭職信。康旭,公司股東,財務部經理。“蘇丫頭,我要辭職。”康旭五十歲左右,禿頂,腆著啤酒肚,此時正滿臉怒氣的站在蘇顏麵前。他一個公司元老,本來想趁此機會徹底掌握雲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