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李家族長

真的完了。“但是......”李水瑤看了看李修賢,手中的的靈石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水瑤你拿著吧,這是大哥的一份心意”李修緣說道。“但是修賢哥哥畢竟是族長啊!”李水瑤說道。李修賢微微一笑:“正因爲我是族長我必須要爲你們考慮啊,如果連你們都不能好好修煉的話我當這個族長還有什麼意思呢,你們的靈都比我好,所以你們兩個要好好修煉。”李修緣和李水瑤看著李修賢無比落寞的背影無奈的嘆了口氣。李修賢比任何人都想壯...所謂修真,也就是逆天而行,而想要逆天,就要有莫大神通,這其中要經過種種艱苦磨礪,才能駕馭五行,吸收天地靈氣,煉化,最後爲己所用。修真者騰雲駕霧,移山倒海生死人白骨無所不能。然而修真之路逆天而行,重重阻礙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化爲一抔黃土。

在一靈石礦上一個秀氣的青年揮著手中的鋤鎬不斷的敲擊著礦石,這不是普通的礦石而是修真者必備的靈石礦脈。而這個青年是附近一個修真家族的族長李修賢。

李修賢在礦上就一直是其他修仙者嘲笑的物件,爲一個修仙家族的族長竟然和他們這些散修一樣要到這裡當苦力,族長這一個稱號也爲了這些修真者取笑的重點,麵對這些嘲諷李修賢麵不改,將一筐靈石礦上之後李修賢得到兩塊靈石之後便離開了礦場。

李修賢看著自己手中僅剩的兩塊下品靈石無奈的嘆了口氣,李家是一個修仙家族,李家曾經也風過,祖上也出過煉氣期十二層的大高手,但是傳至李修賢父親這一代已經日漸沒落。

兩年前李修賢的父親李隨風駕鶴西去之後爲長子的李修賢便執掌這個家族,一個僅有三人的家族!奈何李修賢自隻是一個練氣期二層的菜鳥,再加上李修賢自的靈也不是很好,隻是五段火靈。

拙劣的靈再加上貧乏的修真資源,李修賢卡在煉氣期二層足足有三年了,三年之中寸步未盡!相比之下李修賢的弟弟李修緣可以稱之爲天才了,七段金靈,雖然稱不上是什麼卓越的靈,但是也是中等偏上的靈了,李修緣在兩年前突破練氣期三層進了練氣期四層,修爲比李修賢這個李家族長足足高出了兩層。

“修緣,這兩顆靈石你拿去用吧!”李修賢將手中的兩顆下品靈石給了李修緣。

李修緣一愣,他很清楚這兩塊下品靈石是怎麼得來的,他原以爲自己的哥哥是想要用這兩塊靈石突破的,哥哥已經卡在練氣二層三年了,如果有兩塊靈石的幫助有可能就能打破這個瓶頸。

堂堂李家族長也要低三下四的去向別的家族搖尾乞憐,李修緣這個當弟弟的心裡也不是滋味。

李修緣將到手的靈石分出了一顆給了站在邊的小孩,這孩名李水瑤,是李修賢的父親撿回來的棄嬰,不過卻靈,而且還是七段水靈!李水瑤也是李家的第三位修真者,諷刺的是,李修賢這個李家族長竟然是三人之中修爲最低的一個。

年僅17歲的李水瑤在上個月也突破練氣期二層,爲了一個練氣期三層的修真者。李修賢看著自己的弟弟微微一笑,對於弟弟的舉他到很欣,李家隻有他們三人,如果連他們三人都不能好好相的話,李家就真的完了。

“但是......”李水瑤看了看李修賢,手中的的靈石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水瑤你拿著吧,這是大哥的一份心意”李修緣說道。

“但是修賢哥哥畢竟是族長啊!”李水瑤說道。

李修賢微微一笑:“正因爲我是族長我必須要爲你們考慮啊,如果連你們都不能好好修煉的話我當這個族長還有什麼意思呢,你們的靈都比我好,所以你們兩個要好好修煉。”

李修緣和李水瑤看著李修賢無比落寞的背影無奈的嘆了口氣。李修賢比任何人都想壯大李家,奈何空有雄心卻無能爲力,每當想起父親自豪的講述著祖父是如何強大的時候李修賢就覺得心酸,當年父親把李家到他手上之時要他一定要照顧好弟弟和水瑤,但是兩年過去二弟和水瑤都接連突破,而他還是卡在煉氣期二層這個坎上,反倒是爲了需要照顧的人。

“修賢哥哥上的擔子太重了!”李水瑤說道。

“所以我們更應該努力,不要讓大哥的期落空。”李修緣微微一笑拿起了手中的靈石開始修煉起來。

李家雖然是一個修仙家族,但是傳到李修賢這一代能夠修仙的也隻有李修賢和李修緣這兄弟兩罷了,算上李水瑤,李家滿打滿算也隻有三個修真罷了。

一個僅有三人的修仙家族這在方圓百裡之都是墊底的存在,李家雖然頂著一個修仙家族的名號但是已經名存實亡了,修真界的法則就是叢林法則,隻有強者才能生存下來,李家那微薄的實力隻能在毫無靈氣的地方茍延殘。

李修賢嘆了口氣:“是時候了!”

原來在李家的附近有一斷崖名爲萬魂崖,在崖底有一種做煉魂草的東西,煉魂草可以修補神識,據說曾今有人出一塊靈石一株的價格收購煉魂草。

不過萬魂崖是怨靈聚集之地,下麵到都是怨靈,憑李修賢練氣二層的實力最多也就對付一兩隻怨靈。不過隻要小心一點不主進怨靈聚集的地方就不會有事。

李修賢也不準備過於深,能採到一兩株煉魂草李修賢就心滿意足了。李修賢幹這種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靠著在礦上挖礦和採集煉魂草李修賢才勉強的維持著弟弟妹妹的修煉,至於他自己連李修賢自己都已經放棄了,五段火靈和弟妹的七段靈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李修賢從屋中拿了一把鐵劍和一套繩索之後便離開了李家。李修賢一路步行花了一個多時辰纔來到了萬魂崖!

“呼!”李修賢深吸了一口氣將深鎖綁在附近的一一棵樹上之後縱一躍跳下了萬魂崖!雖然李修賢隻是一個煉氣期二層的修真者,但是已經產生了一靈力,李修賢調不多的靈力,瞬間一輕,李修賢順勢將手中的鐵劍在了懸崖之上,看著下麵不斷冒著黑氣李修賢不打了一個寒戰!

”拚了!”李修賢雙腳微微一蹬,拔出了鐵劍,整個人就像是炮彈一樣砸在了地麵上!李修賢警惕的看著周圍,李修賢並不是擔心怨靈會出來襲擊他,而是在戒備著同樣來萬魂崖採煉魂草的修真者,黑吃黑這種事在修真者的世界之中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

雖然已經來過很多次,但是李修賢還是格外的小心!即使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截枯枝“哢嚓”的聲音差點把李修賢嚇死,在這種詭異的地方隻要有一的聲響都讓李修賢心驚膽。

“這......這......這是靈石啊!哈哈哈,這是靈石啊!”李修賢看到一塊在土裡閃閃發的石頭立馬衝了過去。

李修賢將這塊下品靈石上的土一點一點的去,李修賢沒有想到自己隻是剛剛進萬魂崖就找到了一塊靈石,李修賢在靈石礦上辛辛苦苦才得了兩塊下品靈石,現在隻需要彎腰撿一下就可以了!李修賢將靈石放進懷裡之後繼續搜尋,李修賢的運氣不錯,一個時辰過後他又找到了一塊下品靈石,不僅如此,他還找到了一瓶丹藥——聚氣丹!李修賢激的看著這個玉瓶,李修賢微微一晃,玉瓶之中立馬傳來了震聲!

“不是空的,裡麵還有藥!”李修賢迫不及待的開啟了玉瓶的瓶塞,瞬間一清香溢位!

“聚氣丹,聚氣丹!這真的是聚氣丹!”李修賢激的大了起來。

聚氣丹是煉氣期修士經常服用的一種丹藥,這種丹藥之中蘊含著大量的靈力,將聚氣丹煉化之後能夠提升的靈力,用聚氣丹修煉要比用靈石修煉快的多。

不過懂得煉丹的人相當至,聚氣丹的數量也不是很多,所以丹藥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即使是最便宜的聚氣丹也不是李家這種不流的修真家族能夠負擔的起的。連用一顆靈石修煉都要慎之又慎的李家自然不可能花費十幾塊靈石去買一瓶聚氣丹了。

雖然這一瓶聚氣丹隻剩下了六顆,但是李修賢對此已經很滿足了,六顆聚氣丹可以讓二弟修緣的修爲再次突破,如果修緣爲一個煉氣期五層的修真者的話李家也能擺這尷尬的境了!想到這裡李修緣就把這一瓶聚氣丹收進了懷裡,繼續索!

李修賢警惕的看著周圍,從剛剛開始李修賢就注意到了附近竟然沒有一個修真者,雖然李修賢並不想上別的修真者,以他練氣二層的修爲在哪裡都是墊底的存在,但是一路走來一個都沒有到就太奇怪了!聯想到剛剛散落在地上的靈石和丹藥李修賢的臉頓時難看起來!

“難道......”

“嗷嗚!”突如其來的嚎一下子讓李修賢清醒過來,當李修賢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數萬的冤魂朝著李修賢衝了過來!

“魂!竟然是魂!”李修賢頓時魂飛天外,據說萬魂崖每過幾年怨靈就會暴一次,數萬冤魂奔騰而出,即使是練氣十層的修真者也未必能夠在魂下保命!

怨靈的速度很快,李修賢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魂席捲而過!

“嘎吱,嘎吱”冤魂上不斷傳出令人骨悚人的聲音!

突然之間冤魂就像是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紛紛四散而逃,隻剩下不知是死是活的李修賢靜靜的躺在地上!

“嗖!”隻見一道金衝進了李修賢的丹田之中,隨後一切都歸爲平靜,隻是這些冤魂再也不敢靠近李修賢,隻能遠遠的觀!從某個空間傳來了兩聲淡淡的嘆息。一個煉氣期二層的修真者,但是已經產生了一靈力,李修賢調不多的靈力,瞬間一輕,李修賢順勢將手中的鐵劍在了懸崖之上,看著下麵不斷冒著黑氣李修賢不打了一個寒戰!”拚了!”李修賢雙腳微微一蹬,拔出了鐵劍,整個人就像是炮彈一樣砸在了地麵上!李修賢警惕的看著周圍,李修賢並不是擔心怨靈會出來襲擊他,而是在戒備著同樣來萬魂崖採煉魂草的修真者,黑吃黑這種事在修真者的世界之中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雖然已經來過很多次,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