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閃婚

忌憚。溫清瞳知道,要以最快速度,把自已嫁出去了。下午,溫清瞳走進靜謐雅緻的咖啡廳,繞過復古的屏風,一眼就看到窗邊坐著的男人,氣質斯文、清雋矜貴。這種外型條件的男人還需要相親?想形婚還是斯文敗類?思忖間已經走到他對麵,禮貌客氣地說:“你好,我是溫清瞳。”男人轉過頭,淡漠的目在上掃了一圈,方纔疏離地說:“藺睿年。”溫清瞳坐下,開門見山地問:“結婚後,需要我為你做什麼?”“應付好我的家人。”藺睿年睨著,...死了!

溫清瞳抱著骨灰盒麵無表地站在火葬場裡聽家人爭論。

媽媽一臉暴躁,指手劃腳地說:“要我說就打個網約車,用黑塑料袋一蓋,他知道咱們拿的是骨灰?”

弟弟一手拎著老太太的照,抖著歪著說:“你從火葬場打到紀念堂還帶個黑盒子,人傻啊!不知道你拿的什麼?”

溫清瞳看了一眼爸爸,原本懷裡的骨灰應該他抱的,但他嫌抱一路太沉,就放懷裡了。

這可是他親媽。

溫建華把煙頭扔地上,用腳碾了碾,說道:“殯葬公司不是說能出車的?”

劉淑麗頭一轉,甩著滿臉橫,指頭瞬間到丈夫眼前,罵道:“出一趟車好幾百,搶錢呢?”

溫建華不耐煩了,氣道:“乾脆一人抓一把骨灰裝袋裡揣兜裡帶過去算了!”

溫翔嗤地一聲笑了,抖得更厲害,笑道:“我看這法子行!”

溫清瞳看著他手裡的照片甩來甩去,慈祥的臉模糊不清,早就不該對這家人抱有什麼希。

大學的時候,已經有能力讓自已過得很好,要不是為了照顧久病的,不會留到現在。

一直護著的過世了,下一步他們會把嫁出去換彩禮,也沒什麼可留的。

了一聲:“爸,您抱一下骨灰,我找朋友幫忙拉咱們一趟。”

一聽不用出錢就能解決問題,誰也沒意見了。

這種事當然不能和朋友開口,聯絡了一間殯葬公司,特意叮囑對方安排一位司機,別說。

要是男司機的話,家人肯定把人家戶口本都問出來,看看能要出來多彩禮。

終於坐上車,孝子賢孫齊上,嚎聲一片。

也不知道是誰剛才連租車的錢都不願意出。

溫清瞳拿出手機,在註冊已久的征婚網站上發出第一條征婚資訊。

1.

協議閃婚

2.

年齡不限

3.

毒舌

注:我願意配合你照顧好你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唯一要求就是你能配合我薅我家羊。

征婚資訊剛一發出,便收到一堆私信。

除去那些沒有誠意冷嘲熱諷的,再除去講話禮貌客氣的,剩下的都是的目標人群。

“就怕爺能薅到你跪地求饒!”

溫清瞳眼前一亮,就他了!

發過去時間地址,抬頭一看,紀念堂到了。

進去後,劉淑麗做主選了最高最角落裡的位置,顯然打算以後不再來祭拜了。

溫清瞳看向父親。

溫建華對兒子說:“你去把你的骨灰放上去。”

溫翔抬頭看了看兩人多高的梯子,歪了歪,開口:“……”

溫清瞳截住他的話,“我放吧!”

別太丟人了,讓最後的路走得麵一些吧!

安頓妥當後,一家人走出紀念堂。

劉淑麗開口說:“清瞳,你王阿姨給你介紹個物件,雖然帶個兒子,但老婆死了,關鍵人彩禮願意給三十萬,你下午去見一下!”

溫清瞳順從地開口道:“媽,相親沒問題,隻不過剛過世,怕人家嫌棄不吉利,等幾天您安排一起見,看誰出價高就選誰,怎麼樣?”

此話一出,全家人都笑了,站在紀念堂門口,沒有半點忌憚。

溫清瞳知道,要以最快速度,把自已嫁出去了。

下午,溫清瞳走進靜謐雅緻的咖啡廳,繞過復古的屏風,一眼就看到窗邊坐著的男人,氣質斯文、清雋矜貴。

這種外型條件的男人還需要相親?

想形婚還是斯文敗類?

思忖間已經走到他對麵,禮貌客氣地說:“你好,我是溫清瞳。”

男人轉過頭,淡漠的目在上掃了一圈,方纔疏離地說:“藺睿年。”

溫清瞳坐下,開門見山地問:“結婚後,需要我為你做什麼?”

“應付好我的家人。”藺睿年睨著,眸不明。

溫清瞳點頭,說道:“婚前我們做個財產公證,什麼時候你想結束婚姻,省得麻煩。”

藺睿年挑了一下眉,不置可否。

溫清瞳很懷疑這樣的人能說出“爺”這個字,是不是搞錯了?

又問道:“你還有別的要求嗎?”

“陪睡嗎?”他言簡意賅,說得自然優雅。

這次到溫清瞳挑眉,沒錯,就是一個人。

開口說道:“如果你沒有伴,我是可以盡這個義務的。”

藺睿年冷嗤一聲,說道:“我是怕你有什麼非分之想。”

溫清瞳麵無波地說:“藺先生在外麵找幾個伴,我是不會過問的。”

“你這樣說,是外麵已經有男人了?”藺睿年眸微涼,毫不掩飾厭惡。

“假結婚就是不想找另一半,你放心,在婚姻存續期間,我不會和別的男人有暖昧。”溫清瞳聲音相當果斷。

一個人罪就算了,不能把另一個無辜的人拉進家這個地獄。

“什麼時候辦手續?”藺睿年抬腕看了一眼時間。

“現在就可以,不過我還是要再提醒一句,我家人都是極品,藺先生要想好。”溫清瞳看著他,眸灼灼。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有點迫不及待看到家人知道彩禮泡湯的場麵,一定是飛狗跳讓爽快至極!

藺睿年角起一個譏誚的弧度,站起說道:“走吧!”

溫清瞳跟著站起,說道:“旁邊就是民政局。”

約在這裡談,就是能夠以最快速度領證,萬一媽媽反應過來,戶口本分分鐘有可能被搶走。

兩人走出咖啡廳,步行二百米走進民政局。

手續很快就辦妥了。

溫清瞳看著手中的小紅本本,長長地鬆了口氣,從今天開始,的命運終於要掌握在自已手中了!

藺睿年的手機響了一聲,他開啟,是母親發來的資訊。

“你躲到樟海市也沒用,思瑩喜歡你那麼多年,等我找到你,就把你揪回來娶!”

藺睿年關掉手機,隨手把結婚證放進兜裡,居高臨下地問:“晚上我住哪兒?”

溫清瞳有些愕然地仰頭看他。

他目測高一米九左右,一米六五的在他麵前像個小矮子一樣。

“你之前住哪?”酸著脖子問。

他沒有回答,質問道:“結婚了難道不住在一起嗎?”

溫清瞳了翻騰的氣息,到底還是把他帶回了自已的房子裡。

早就買房了,隻不過家人不知道。

一直住在家,這個地方算是工作室。

到家後纔想起來,兩室的房子,一間全是的作品,另一間隻有一張一米五寬的床。

藺睿年站在房間門口,看了一眼雙人床,轉過頭看向。

“今晚你就想盡義務?”碾,說道:“殯葬公司不是說能出車的?”劉淑麗頭一轉,甩著滿臉橫,指頭瞬間到丈夫眼前,罵道:“出一趟車好幾百,搶錢呢?”溫建華不耐煩了,氣道:“乾脆一人抓一把骨灰裝袋裡揣兜裡帶過去算了!”溫翔嗤地一聲笑了,抖得更厲害,笑道:“我看這法子行!”溫清瞳看著他手裡的照片甩來甩去,慈祥的臉模糊不清,早就不該對這家人抱有什麼希。大學的時候,已經有能力讓自已過得很好,要不是為了照顧久病的,不會留到現在。一直護著...